Neha Gupta(右)成立了一個名叫Empower Orphans的非牟利組織,拯救了印度很多幼小的生命。2014年,她成為第一個獲得國際兒童和平獎的美國人。(Wikimedia Commons)

根據筆者的個人理解,「美能教育」和傳統教育的分別是:第一,較強調基於個人的熱誠出發,進而對別人關心,以同理心去解決其他人和社區/社會的問題;第二,較重視和其他人一起去解決上述的問題。

作者﹕黃顯華 (2020年10月3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Marc Prensky在《追求美好世界的教育:為21世紀兒童釋放能力》(筆者簡稱之為「美能教育」)一書中指出:「目前的教育沒有為學童的將來作好準備,因為直至現在為止,我們的學校教育仍然是追求錯誤的目標。」迄今,學校教育單單着眼於促進個人的發展。他認為「學校教育應該為學童促進整體世界未來的發展作準備,而在這個過程中,也促進個人的發展。」根據筆者的個人理解,「美能教育」和傳統教育的分別是:第一,較強調基於個人的熱誠出發,進而對別人關心,以同理心去解決其他人和社區/社會的問題;第二,較重視和其他人一起去解決上述的問題。

下文簡介的一些故事,代表了「美能教育」希望能夠達到某些成果。

Ryan提供潔淨水源的自述

我的故事真的很簡單。1998年1月的某一天,我坐在小學一年級的課室。我的教師向我們說出有些人缺乏潔淨的食水,導致生病甚至死亡。他告訴我們有些非洲人步行多個小時去打水,但可能都是不潔淨的水。

我在課室步行不超過10步便可以獲得潔淨的食水。在那天之前,我天真地以為所有人和我一樣。當我發現情況並不是這樣,我決定要做一些事情去改善這種情況。

那一天回到家裏向父母求助。他們告訴我,我可以做一些家務去獲得70加元的收入。那時我認為70加元可以幫助別人打造一個水井,這樣便可以解決世界上水荒的問題。我工作了整整四個月去獲得我第一筆的70加元收入。最後,我知道要在烏干達打造一個水井需要2000加元,而且知道要解決這個問題實在非常困難。

我開始向所有人訴說我的願望,希望籌款去達成我的志願。我的第一個水井是在烏干達一所小學建成的。這是我從小學一年級開始的計劃,慢慢發展成為Ryan 水井基金的故事。

2014年我在加拿大東岸哈里法克斯英皇書院大學(Halifax University of King’s College)畢業,主修國際發展和政治學。畢業後,我回到基金會成為專案經理,現在成為執行董事。我現在周遊列國去傳達水資源的重要性,並提出無論你是誰、有年紀多大,只有創造才能顯示你的人生意義。

如果沒有家庭和朋友的支持,我的夢想不會成真。我第一次去烏干達認識的筆友Jimmy Akana ,現在已經成為我們家庭的成員。他擁有豐富的靈感,工作勤奮和具有正面的思維。他永遠都是笑面迎人的。

對於一些希望貢獻這個世界的人士,我建議你一定要對某些事情有熱誠,並具體地計劃配以行動達到你的目標。對於我來說,我希望可以解決水資源和衛生的問題。水是生命所必要的。我希望我的故事說明我們都可以對世界作出貢獻,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的。

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對世界作出貢獻。

自從2001年以來,我們通過1429個社區清潔食水計劃和建造1255個廁所,為996128名亟需援助的人們(特別是年輕人)提高他們的生活素質,讓他們免受疾病甚至死亡的威脅。我們這些改善方案,增強了17個國家超過1000個社區保障健康的能力。

Neha Gupta建立孤兒院的故事

當出生於1996年的Neha Gupta 9歲的時候,成立了一個名叫Empower Orphans的非牟利組織。這個機構拯救了印度很多幼小的生命。那時,她有機會探訪在印度的祖父母,觀察到很多孤兒飽受困苦和傷痛。2014年,她成為第一個獲得國際兒童和平獎的美國人。

這個機構成立的目的在於幫助孤兒、被父母拋棄和貧困的兒童,希望讓他們接受基礎教育、學習獨立生活的技能,並提供讓他們有效學習的條件,包括食物、衣物、健康和醫療的照顧。

兄弟三人設計軟件保障治安的故事

在喬治亞州,年紀分別是14歲、15歲和16歲的三個非洲裔兄弟,由於家人受到警察不公平的對待,於是創造了應用軟件「Five-0」去處理這個問題。這個軟件可以幫助市民去評價他們和警察(包括其他公務員)之間的關係,也可以讓不同社區的市民比較上述關係的評價。

「Five-0」應用軟件協助市民和警方建立穩固的聯繫,讓他們可以記錄相互溝通時的正面和反面的經驗。這個軟件亦可以讓警察部門通知市民有關於警方舉辦的活動;市民亦可以通過一個按鈕,立即通知家庭成員他本人所處的位置。

香港的故事

2020年8月,報章報道了「AI盲人拐杖擬明年面世:高中生設計奪獎,獲科企青睞」。

中學生的奇思妙想都可以變成產品推出市場。來自香港、中國內地、土耳其、印度和加拿大的7位高中生組成了「AI盲人拐杖」設計團隊,想出把超聲波導航技術、平安鐘及人工智能(AI)私人助理的功能融入拐杖,為視障人士提供聲音導航服務。該概念於去年香港大學與微軟合辦的「STEM教育國際研討會」中,勇奪「最具創新性獎」。

飛躍社會服務領袖計劃的核心,由社會服務及領袖培訓兩個部分組成。飛躍社會服務領袖計劃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題:第一屆的主題是種族共融,共籌辦了兩次以南亞裔兒童為對象的義工服務;第二屆的主題是香港舊區的社區研究及發展,服務實踐對象是土瓜灣十三街的舊區居民;第三屆的主題是探討跨代貧窮,服務實踐對象是低收入家庭的兒童及青少年。參加者透過親身籌劃的服務計劃,獲益甚多,大部分在完成計劃後,都繼續參與不同類型的義工服務。

小結

上述幾個故事都不是由「美能教育」直接產生的,只是它希望能夠達到的成果。可是,在歐美不少人開始努力嘗試,其中一位是教育家Zoe Weil把這一類計劃稱為「解決方案 (Solutionaries)」,希望從制度上去徹底解決社會的問題。

參考文獻和網頁:

Weil, Z. (2016) The world becomes what we teach: Educating a generation of solutionaries. N.Y.: Lantern Books.

https://www.ryanswell.ca/about-ryans-well/ryans-stor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mpower_Orphan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ve-O_(mobile_application)

https://www2.hkej.com/landing/mobArticle2/id/2563625/AI盲人拐杖擬明年面世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