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眼的專欄,自一九八一年五月的「教育眼第一稿」( 林江仙〈眼冷 心熱〉)迄今,已達38 載。一九九七年我完成了博士學位便返回香港中文大學任教,得鍾宇平及黃顯華老師的介紹, 加入教育眼的幹事會及撰稿。昔日,我們都滿懷理想踏上崎嶇不平的教育路為教師及學生發聲。如今,在我們眾戰友中,留在教育界者,有的在研究路上仍雄心萬丈;有的仍積極地委身改革;有的則默默耕耘教書路上。至於退居幕後者,有的「化作春泥更護花」,有的則依舊「眼冷心熱」。特別感謝鍾老師及黃老師承傳給我的各種剪報、文章及書刋,在慢慢分類整理中更了解教育眼的寶貴文化資產及使命。

「教育眼」專欄多年前在《信報》消失,在各位的努力下,「教育眼」於二零一四年九月在網上版《灼見名家》重現,更於二零一九年五月於《信報》復刊。迎向二十一世紀,希望繼續籍着此網站, 報章及網上版的「教育眼」,讓教育眼的同人再次重整旗鼓,繼續為香港教育界發光發熱發聲。

何瑞珠教授
二零一九年五月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