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屋:讓孩子學習意義(作者提供)

五味屋一路走來不簡單,但卻令人欣賞。顧老師在有限資源下,把教育、家庭、學校和社區連繫起來,為孩子提供真實的教習場所,很了不起呢!。

作者﹕海星 (2015年10月31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年初,我一個人獨自環台旅遊,到了花蓮鹽寮淨土,便探望自然學校校董區紀復。還記得十多年前,為了創辦自然學校,而冒昧拜訪,體驗簡樸生活,因而啟發我們,把簡樸生活的觀念,融入到自校的理念裏。在他們一次朋友聚會中,我表示在台南有朋友介紹,請我一定要拜訪五味屋,剛好朋友認識創辦人顧瑜君老師,隨即致電聯絡,相約拜訪日期及時間。隔日,借來一台小汽車,開往南方壽豐鄉豐田小村,尋找期待已久的五味屋。

走入豐田小區

小汽車由台九線,駛過鐵路線,開進豐田小區的小路,小區的路頗窄,要減速慢駛,注意行人。豐田是日治時期的日本人移民居住的地方,地名便很有日本的感覺,因為是日治時候改的,一直沿用至今。而村落的規劃,也很有日本的風格,這裏的房子,規劃成方方正正的,道路亦把小村劃成一格格的模樣。

在朋友的帶領下,小汽車在豐田火車站旁停下。在火車站旁邊,有一間充滿日式懷舊的木屋,那便是五味屋了。五味屋原是一間已殘破不堪,嚴重漏水,白蟻侵蝕的老舊房舍,空置多時的日式建築。五味屋在2008年創立的,是一間公益二手雜貨店,店內買的都是從台灣各地送來的二手物品,大部分都是別人捐贈的。除建築富有歷史感之外,最特別的,是五味屋同時負有教育的使命,是一間與別不同的社會企業。創辦五味屋,就是為了對應社區內的教育問題,所以店面是一間二手雜貨店沒錯,但店後是一間孩子學習的場所,是孩子在課後,在假日學習和成長的地方。

五味屋的故事

參觀過店面,店後的教室後,朋友接到來電,說創辦人顧瑜君老師在另一間屋,正接待她的朋友,歡迎我們一起,談談五味屋的故事,那真是太好了。於是立即驅車前往,地點還是在豐田村,顧老師在一間剛裝修完的三層大屋,大小和建築風格,跟香港的丁屋差不多,外面有一個大花園。顧老師是東華大學環境學院的教授,她在地下大廳接待我們,她親自為我們奉上茶點,便開始訴說五味屋的故事了。

故事是一班邊緣孩子開始,豐田社區以原住民、客家人等為主,大部分屬於社會上低層,社經地位低的家庭,學生學習常常因為家庭問題,環境問題,令學習難以有所成就。例如有一次孩子獨自遊盪於社區中,找遍村裏也找不着父母親,幾經辛苦,終於找到宿醉的父母親。另外,台灣農村多跨境婚姻,很多一心為改善生活而嫁到台灣的女子,發現只是嫁到一處貧窮的農村,結果不少媽媽不顧孩子,離家出走,另覓新天地去,這卻苦了孩子。豐田就是這樣的一個社區,孩子乏人照顧,父母親大都未能盡父母基本的責任,顧老師說曾多次到警局去接犯案的孩子,在這裏,貧窮彷彿就是和罪惡連在一起。

於是顧老師和一班熱心社區的朋友,便開始籌辦以社區為中心的學習場所,五味屋就這樣誕生了。一開始只有車站旁的一間破舊日式小屋,但在大家的努力下,五味屋還開設了二手服裝店,增添了兩個大屋,為孩子的教育,帶來希望。

學習五味的補習社

從網頁的資訊中,知道她們五味屋的意思,是要孩子學習五味:甜、酸、苦、辣、鹹,意謂天真、勤儉、感心、親切和好用。他們要做的,是給孩子一個真實又多元的學習場所,孩子們學做生意,體會鄉村特有人情味,是一種利中有情,情中有利的交易本質。孩子們一邊學習,一邊補習學校的功課,培養孩子的學習興趣,在缺乏中發揮孩子的創意。

簡單一點來說,五味屋是一間補習社,但又不是一間普通的補習社,她要補的不只是孩子的功課,還要補孩子的學習動機,透過學習做生意,在真實而純樸的鄉村生活環境中學習,了解學習最終的意義,並不單純是追求向上流動。學習以外,五味屋也肩負照顧孩子的功能,與其說五味屋是補習社,不如說五味屋更像是一間有很強教育理念的社區中心,把教育工作,和社區緊密連在一起。

學習之餘,五味屋還照顧孩子生活所需,但不是派東西,而是要孩子努力工作來換取。每一個孩子課餘在五味屋工作,都可以取得工作點數,靠點數換取日用品,點數也可以累積。若累積足夠的點數,還可以贏得到外面參加活動,拓展視野的機會。這是為讓孩子學習「靠自己努力獲得」,才值得珍惜,是一種簡單的工作原則,也是將來工作的應世之道。

家庭對孩子影響深遠

因為實事求事,顧老師和義工們不計較付出,協助遍鄉家境貧困的孩子。要協助這類孩子不容易,例如,有一跨境婚姻的家庭,外籍媽媽決定偷偷逃離家庭,孩子心裏明白,媽媽會有離開的一天,因為擔心媽媽不知何時離開,情感頓失依靠,心情不佳,影響學習。這說明家庭因素有多大,甚至影響孩子的學習情緒,顧老師是明白的。於是顧老師主動和媽媽談,媽媽愛自由,難以制止。在互相理解下,媽媽明白孩子也有情感上的需要,即使一定離開,也承諾不會偷偷的走,離開以後,繼續和孩子保持聯繫。這樣孩子感情上有着落點,也不用擔心媽媽突然會消失,也接受媽媽要離開的事實,心情便好很多了,孩子便能重歸學習的軌道了。

因為有夢想,孩子學習環境一天天的改善,而且也贏得社區人士的支持,人力和物資的贊助不斷。一天,有一地產商老闆來觀察五味屋,因為欣賞五味屋的工作,說要贊助,結果在五味屋旁邊,送了一塊土地給五味屋使用,還把地方弄好可用為止,出錢出力。我身處的房子,也是商人捐贈的,花800萬買回來,送給五味屋使用,條件是要留一個房間給他放假時使用。而顧老師打算把這間屋打造成民宿,讓在家自學的家庭,來豐田做生活體驗,讓自學孩子和五味屋孩子交流學習,也提供五味屋的營運開支。最近,得村民同意,以很便宜的租金,租下一間大屋,現正裝修中,改名為夢想館,希望孩子們學習之餘,也能帶有夢想。今天,五味屋已有六個點了,不簡單呢!

一路走來不簡單

五味屋得到社區支持,但最困難的,竟然是和學校老師合作!鄉村學校老師,還保留傳統的教學模式和觀念,非常保守,何謂好的教育,五味屋和學校老師有很大的分歧,老師認為只有他們能給孩子教育。例如有一個愛跳舞的女孩,要學習跳舞,透過跳舞,喚醒孩子的學習動機,朝正向發展。不過,有需要帶孩子在上課日去學,但老師不准請假,若堅持,便只能算曠課。這是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無法解決。去年,剛好台灣修改法例,立法通過另類教育三法,容許在家自學、團體辦學、學校轉型另類教育等。於是顧老師索性用大學做為校舍,以五味屋各地點為實習基地,申請團體自學,再跟原校合作,在不用曠課的情況下,帶孩子去學習有用的東西。

五味屋一路走來不簡單,但卻令人欣賞。顧老師在有限的資源下,把教育、家庭、學校和社區連繫起來,為孩子提供真實的教習場所,很了不起呢!那我們香港,我們自然學校,又可以怎麼辦?五味屋讓我對教育,有更多的想像,更多的思考呢!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