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辦民營——人文國中小(作者提供)

有一位老師好奇我這個外人,我表明來意以後,她很歡迎我來,還跟我聊天,帶我看學生去美國遊學的照片,我看他們的行程,是80天的遊學呢!

作者﹕海星 (2016年3月12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在一片水稻田,一隻白鷺在水田裏一邊漫步,一邊找美味的食物。我來到宜蘭,在這片稻田旁邊,坐落一間與別不同的學校——人文國中小,是一間公辦民營的學校。公辦民營,可以理解為香港的資助學校,在台灣大多數學校是國立,這種公辦民營的學校很少。學校學生人數約300人,不少尋找另類教育的家長,從台北搬家到這裏,為孩子打造另一片教育的天空。一直很想拜訪這家一條龍的學校,幸好在台南認識一位朋友,她介紹了人文國中小的創辦人陳清枝老師,終於一嘗所願,能到宜蘭參觀這所很特別的學校。陳清枝老師早於上世紀90年代,已熱心追尋另類教育,創辦了宜蘭森林小學,以假日學校形式運作。可惜,資金不足,難以持續發展,後因為1994年那場激動人心的四一零教改大遊行,民眾熱烈討論教育改革,結果有人本教育基金會的支持,在台北縣再次以寄宿學校的形式,開辦了森林小學,全國收生,延續另類的傳奇至今。

然而,陳清枝老師仍然心繫不同的教育模式,在教育部及縣政府的支持下,在宜創辦了人文國中小,然後更開辦了流動高中,流動的意思,便是高中學習的場所,不限於小小的教室內,一年中,教師會帶學生到不同國家遊學。所以,我很期待這次拜訪人文國中小。

中午,離開花蓮簡樸體驗中心,乘台鐵到宜蘭頭城,頭城是漢人到台灣東部最早開發的聚居地,因曾建有城牆,故名為「頭城」。陳清枝老師開車來接我到學校,其實路程不遠,從火車站轉幾彎便到了。

訪人文國中小

因時間所限,陳清枝老師也很忙,只能帶我到國小參觀。最深刻的印象,是學校的教室和一般很不同,一般學校都有間隔整齊的教室,每一個班級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教室。而人文國中小,似乎有很不同的設計,一二、三四及五六年級各自佔用一整層教室,教室劃分為不同的區域,似乎不同區域有不同的功能,在一塊黑板上寫着,積木角、戶外角、美勞角、閱讀角、沙坑角、扮演角和益智角,而每一個角下面都會貼上學生的名字,似乎是表示學生正在那裏進行該項活動。而上課時間,也不會像一般學校,學生整齊的坐在教室內上課,而是散落在不同的角落,進行學習,是自主學習課程,學生似乎是可以按自己的能力和興趣,選擇自己的學習內容,而且是混齡學習。在這學校裏,會看見幾個高小女生正在夾 band,也有同學正在沙池玩沙,也有學生正在打掃教室,或幾個人在教室內做手工,似乎大家都是自動自覺,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

自校也想要行混齡學習,但實踐上有很大的困難,最大的困擾是學習差異,即使是同齡,在一般課堂裏要解決學習差異相當困難,何況是不同年齡的學生,筆者曾在戶外教學帶領六至十歲的學生學習數學,單是設計教材已很花心思了,我很好奇,人文國中小是如何處理學習差異這道難題?可惜當天,時間怱怱,未能細看,也未能跟陳清枝老師詳細交流,只能大略估計。

人文國中小還有一個特色,是流學學習的理念,即是帶學生走出教室,筆者便在早上看見校門不停有一批一批的學生,由老師帶領下外出學習,有騎單車的,有乘火車去宜蘭礁溪溫泉考察的,有到農地學習耕種的,各適其適,實踐流動學習的理念。

認真、主動的混齡學習

一個多小時的參觀完結了,陳清枝說有事要忙,他歡迎我留在學校,到處走走看看。於是,我自行到高中部的教室看看,同樣是混齡學習的環境,同一座教學大樓內,有不同功能教室,有實驗室、舞蹈室、演講廳等,最特別的,是所有教室都是沒有圍牆的,我可以在一個教室上課,看見別人在做什麼。我參觀時,也是看見學生各自散落在不同的教室裏上課。

走着走着,有一位老師好奇我這個外人,我表明來意以後,她很歡迎我來,還跟我聊天,帶我看學生去美國遊學的照片,我看他們的行程,是80天的遊學呢!老師表示,他們每年都會安排學生到外國遊學,而且是混齡的,真不簡單呢!我有幸見證,去年四月,我和太太二人到紐西蘭參加國際民主教育會議,他們也參加,便看見他們認真學習的能力和態度。他們會主動在大會辦分享會,在晚會中表演台灣原住民的舞蹈,這些都不是即興的表演,是他們在出發前,在學校認真練習的成果。

他們會主動參加工作坊,年長的會參加講座,會和世界各地的朋友交流學習。跟他們聊天,會感到一種認真學習的態度,他們表示之前到過農場做打工換宿,之後會到南島,總共是60天,看他們的行程,不單是旅遊,更多的是生活體驗,換一個說法,是深度旅行吧!

老師請我留下來吃晚餐,那已是六時了,學校飯堂依然是很多學生和老師,也有家長。老師為我介紹了一位畢業生,他在宜蘭南澳,接手爸爸經營的有機農田——南澳自然田,南澳和頭城只是一個多小時的火車車程。結果,我也真的去拜訪那位畢業生,農場採用樸門的理念,應用可持續發展的農耕方式,讓農地和農物品自然和諧地共處,自然生長。他表示,他從前是一個宅男,只懂打電玩,在人文國中小上學,改變了他的生命。現在,他打算到澳洲,學習更多樸門理念和實踐的方式,期望把學到的東西,帶回台灣,貢獻台灣的有機農業。

人文國中小真是一間不簡單的學校呢!我想,要在這裏教學當老師,也真不容易,所花的心力和時間都不少。所以,希望下次能全面了解這所學校。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