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路線,是最能體現自校的創校精神,我們選擇用徒步的方式完成。(作者提供)

漫步於山林之間,在最自然的環境,用最自在的心情,一步一步的走近目標

作者﹕海星 (2017年6月10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自然學校創校十周年,我們設計了一個與別不的步行籌款活動,是為「十方會師」。「十方」者,來自各地各方,我們設計了四條難易不同的徒步路線,由不同的地方出發,一齊在山中步行,欣賞自然風光,感受自然美景,在山中享受一頓素食。「會師」者,是指我們在指定時間,從各方走回自校,會師於自然學校操場,舉行一個盛大的會師儀式,讓不同路線回來的人,感受那種來自四面八方,有着共同信念的人,走在一起,互相欣賞,互相打氣。

自主路線體現自校精神

而今次最特別的,是設有自主線,參加者可以自行設計路線,於指定時間回到自校即可。今次,創辦人知秋和我,也帶着不同的心情,設計了兩條不同的自主路線。我們二人各自從家裏出發,徒步上學,知秋住在西貢,而我住在大埔,都是在新界東面,而自校則位於新界西面,我們家和自校,分別位於香港東面和西面,我們每天上學,即使是乘車,也花了不少時間呢!若要徒步回校,又要花多久時間?知秋路線會長一點,共7天;而我的路線呢!則步行3天,都是長途路線。

自主路線,是最能體現自校的創校精神,我們選擇用徒步的方式完成。漫步於山林之間,在最自然的環境,用最自在的心情,一步一步的走近目標,慢活慢行,讓時間自然流逝,不用計算效率,慢行於郊野,享受自然野趣,正是自然學校的創校精神。另一種自校精神,是自主不從俗,人可以有選擇,選擇自己的步速,選擇自己的路線,選擇自己的學習方式等。人人不同,是沒有必要比較,更不應在考試升學上競爭,學生不用為了升讀大學,而要鬥個你死我活,生活方式本可以不同,人的價值,不在於學歷和職位,而是信念和愛。

決定了自主線的大約行程,我問我家的雪雪兔和小蝴蝶,要不要一起走路回自校,一起為自校籌款?大女兒雪雪兔很爽快的答應了,我問要不要找朋友一起行,她們立即找好朋友一起去。結果,雪雪兔找了同是三年級的龍貓一起行,另外姐妹找到另一位童年友伴,也會在第二天加入。小蝴蝶年僅七歲,還是在唸一年級,沒想到她也要一起走回自校,媽媽數次勸退,她還是堅決同行,沒有放棄。後來一位高年級的女生及一位記者加入。於是,4月28日早上,我和記者兩位大人,三個九歲以下的小女生,及一位年輕女孩子,一行6人,在大埔元墩下出發,沿衛奕信徑第七段開始上山,開始了33公里的行程。

第一天走13公里,但要登上香港第一高峯——大帽山,標高957米高。第二天行程,走16公里,由荃錦坳走到掃管芴,住宿在畢業生的家,最困難是要走很長的路。最後一天,走四公里平路,而且是加入大會安排的合歡線,很多孩子們的同班同學一起走,估計是最輕鬆愉快的一天。這樣的行程,對小學生們來說,行程不簡單,由孩子答應了開始,我不斷的反問自己,行嗎?但孩子們滿心期待的樣子,會令我更想帶她們完成這項創舉。我在想,減少不必要的負重,是很重要的事。這讓我回想過去成功的經驗。四年前,我帶着一個六年級學生,花五天完成了麥理浩徑,也是抱着懷疑的態度開始,但只要思考其中的可能性,減輕不必要的東西,重要的是決心,最後,我們還是能在沒有支援下完成。3年前,孩子還在四歲和六歲時,媽媽曾提出帶孩子上大東山露營,當時我立即的反應是不行的,大東山是香港第三高的山,800多米高,山路斜,石級大,幼兒怎樣上山?左思右想,但真的不行嗎?一再反思其中的可行性,或許減少孩子不必要的負重,應該是有可能的,結果成功了。當年的1月1日清晨,我們一家人在大東山上看日出,成為一次美好的體驗,孩子們至今還是想再去大東山露營。

登山的經驗和成功感

和3年前比較,孩子長大了,每年都有數次露營的經驗,她們一年比一年更喜歡野外生活,行山經驗也多了,也愛探險。但畢竟年紀還小,負重不能多,但個人的衣物、小食及飲用水,她們是有能力的。我也找到一位家長,願意為我們帶營具到營地支援,第二天有畢業生家長願意讓我們住一個晚上,那便不用負擔營具了。最大的困難,是一天要登900多米的高山,首兩天的路程都超過10公里,疲勞是可以預見的難題。

第一天,登大帽山,路是很好走,孩子們歡天喜地的帶頭走,一邊走一邊玩,沿路很多大石,她們把石頭當作家。休息時,一人找一塊大石做家,互相探訪。同行的記者不常登山,也不常運動,還要背負重物,走得頗吃力,但見孩子活蹦亂跳的走在前面,不由得讚賞孩子的能耐。登頂前最後一段上坡路,孩子們開始喊累,我鼓勵說在山頂大休半小時,她們又有力氣上山了。此時每人已找來一枝木棍,充作登山杖,3人扮很艱難的走,一小步小小步的,終於登頂了。說的大休終於能實現了。此時是下午五時,山頂忽然起霧,雖沒有遠景,但仍然有征服香港第一高峰的成功感。不過,孩子們始終難以安靜休息,沒多久便要玩冒險遊戲了。大休過後,孩子們力氣十足,而且開始走下坡車路,她們更是一馬當先,走在最前,見有小徑捷徑,總會想走。下山速度快多了,還迎來日落西山下,風景美極了。餘下不足一公里,天快黑了,孩子還真的快累死了,肚子也餓了。結果,要晚上7時半才到達營地,幸好,支援的家長也早為我們搭好營幕,還弄了一餐簡單又好吃的。9時多,聽過故事後,便倒頭大睡了。第一天,總算順利過關,但今天的疲勞,未知明天起來時能否完全恢復過來!

孩子們用木棍充作登山杖。

(待續)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