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一定要穿鞋這問題」出發,開始探索不同人穿鞋的差異了,不是給孩子答案,而是一起探索問題,這樣的師生交流,不是很美嗎?(作者提供)

點解要着鞋返學?點解要着校服返學?今年的自校畢業生之中,有這麼一位每事問的「問題少女」。那天派位,她和我的女兒到一所中學申請轉學,在等候面試時,她不停地問以上的問題。

作者﹕海星 (2020年8月8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謝師宴當晚,看見一雙涼鞋安靜地躺在座椅下,便知道涼鞋的主人,又赤腳到找人問問題了。

點解要着鞋返學?點解要着校服返學?今年的自校畢業生之中,有這麼一位每事問的「問題少女」。那天派位,她和我的女兒到一所中學申請轉學,在等候面試時,她不停地問以上的問題。

其實,以自去年要找中學時,她已不停地問人這個問題,在中學開放日時,她也會問中學老師同樣的問題。以致當天面試,她也問老師這兩條問題。升中,她最關心的,就是鞋和校服的問題,世上沒有多少人會不服氣地,不停地問,如此地堅持,令我佩服不已。

這女生,自小觸覺便很敏銳,即使只是穿拖鞋,雙腳還是會感到侷促,所以一直不願意穿鞋。在自校,她可以選擇赤腳到處走,但升讀一般中學,可以不穿鞋上學嗎?

面試完畢後,我們一起吃小點,我問她有沒有問老師,她說當然有,那對方如何回答。

她說:「等我們真的收妳入讀時,才回答妳,先問別的問題。」

老師似乎是用打岔的方式回應,這當然不能讓她服氣。

這女生,自小觸覺便很敏銳,即使只是穿拖鞋,雙腳還是會感到侷促,所以一直不願意穿鞋。在自校,她可以選擇赤腳到處走,但升讀一般中學,可以不穿鞋上學嗎?

除了喜歡赤腳,她也是一個每事問的女孩,最常問的問句是「點解……?」若回答的問題未能滿足她的好奇心,她可以不停的問下去。有一年,她把來做教學實習的老師,不停地問點解,年輕老師被問到語塞,只能請她停下來,讓他把預定的教材教完。

她對人也很好奇,每有人來拜訪自校,不管對方是否是誰,她都會直接地問:「你係邊個?你來自校做什麼?」或會有人覺得她沒有禮貎,但欣賞的人會說她敢於發問,不怕陌生人,當那些能放下身段,和她對話的大人,便會發現她只是好奇心強,只是還未懂人情世故,說話簡單直接而矣。

好奇孩子問題背後的需要

這樣的孩子不好教,老師應付不了,她也不自覺地挑戰老師的常識,甚至權威,一般老師應該不會喜歡教這類學生吧!一位中學校長面試她,最後決定收她入讀,原因有二,原因之一為是欣賞她敢於提問,原因之二,是也因為若不收她,恐怕也沒幾間中學願意收她。這樣校長,在今天香港的學校真是少見,值得鼓掌支持。

應對這類孩子,最重要是接納孩子的獨特的個性,聆聽孩子好奇的需要,耐性更是少不了。

對於上學要穿鞋,我反問她,老師要如何回答,她才甘願穿鞋上學?她回答說只要有道理,能說服她便可。一般的答案當然不管用,其實孩子的問題是有意思的,老師也需要具備反思能力,才能和她對答下去,引導她反思一般人穿鞋的需要,我說「以往農村人都不穿鞋,但城市人卻不能不穿鞋,妳有留意嗎?妳又知道原因嗎?」

她眼晴發亮,說:「我明白了,像我天天赤腳,即使天氣炎熱,我走在石屎路上,還不覺灼熱,但其他同學卻不行。可能我的腳皮比較厚,其他同學的的腳皮比較簿。」

我讚賞她的大發現:「對,妳明白了,我曾經見過原住民能赤腳走在又尖又刺的岩岸上,看上去,他的腳皮真的特別厚。大部分人已沒有那層天然的保護厚皮了,所以穿鞋是因為要保護雙腳。老師反而不明白妳為什麼可以不穿鞋。妳又是什麼原因,那麼討厭穿鞋?」關心她不穿鞋的原因,一方面好奇,一方面表達關心,而不是即時的反對。

她說:「我自小穿鞋便覺得侷促,所以不喜歡,在自校又可以赤腳到處跑,所以便想升中後,也希望可以不穿鞋。」

我:「哦!」表達理解的感嘆詞,「原來如此!」我終於明白了。

聆聽,不是裝模作樣,聽聽便算數,當孩子質疑所謂俗世認定的想法和觀點時,最好還是保持好奇心,不要急於提供答案,好奇孩子問題背後的需要,甚至可以一起探索問題的社會意義,不是要同化孩子的觀點,而是開啟和擴充孩子的想像能力,和接受差異的能力。

由這「是否一定要穿鞋這問題」出發,開始探索不同人穿鞋的差異了,不是給孩子答案,而是一起探索問題,這樣的師生交流,不是很美嗎?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