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內在被愛環抱,負面情緒便慢慢消散,當人變得平靜時,才跟他過道理也不遲。(Shutterstock)

對於無理的要求,我認為不一定要滿足孩子的需要,但我們可以理解孩子的情緒,給予愛的支持。我曾經試過,孩子一邊大哭,我依然拒絶孩子無理的要求,同時一直抱着孩子,一直聆聽孩子的心聲。

作者﹕海星 (2021年11月13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天空哭鬧說要穿襪子,攬着媽媽不放,不停地問:「點解無帶襪來?」天空不停地哭鬧,媽媽似乎無法安頓好孩子的內在。於是,我走到天空身邊,蹲下來,面對他,輕輕地把他和媽媽分開,安撫他的情緒,同理他要穿襪子的期望,他也只是不停哭,大叫:「我要穿襪!」我感受到他的無助。

正在猜想這一位是不是敏感的小朋友時,他突然深呼吸一下,哭聲稍為變小。於是,我便請他繼續,情緒有平靜的趨勢,他的好朋友小狗在身旁,一直鼓勵他,還請他再深呼吸一次。我請媽媽暫時走遠一點,讓天空專注於體驗平靜的安寧。

眼見略有成效時,他突然又再大哭,立即找媽媽,要抱,不果,竟然打媽媽。

為哭鬧中的孩子立下界線

此時同學都離開了,媽媽表示有一對襪子可用,要嗎?他才放手。既然能滿足孩子此刻的要求,也好,便抱起他,請他坐下自行穿襪子,我沒有幫他,他便有點煩躁,不想穿,要媽媽幫手。我請媽媽不要幫他,堅持要他自己穿,困難的部分我幫一把。

穿好了,天空要媽媽抱,我仍然拒絶,主動拖他的手,讓我們一起行,意外的是,他沒有反抗,我和媽媽各拖一邊,到樓梯時,還放開媽媽的手,跟我一齊走。

走到中途,可能發現媽媽不在身邊,又哭鬧起來,說要回家,這次沒有剛才的激烈,我說:「現在要回家了,是不是想找媽媽?」此時媽媽剛好經過,便把他交給媽媽,媽媽對孩子說的話,表現得有點煩躁,為了安撫他,便說要先回家拿衣服,換衣服等,似乎想說服孩子不要扭計。

我請媽媽不用多說,既然已在回家的路上,中間要做的事便不用多說了,媽媽也聽從,靜靜地拖着孩子的手,往自校的方向走。

快要回到學校時,我發現天空已和好朋友小狗,拖着手一齊行了,他心裏不快的感受,似乎已離開了。

許多父母不知如何在孩子哭鬧扭計時立下界線。(Shutterstock)

回到自校,我找媽媽對話,問她面對孩子無理的需索時,有什麼感受?

媽媽:「我想教導孩子,讓他明白,不用穿襪也可以,而且,其他孩子也都如此,希望他也能做到。」媽媽只是說出她的觀點和期望,並沒有表達她的感受。

我試着猜想:「妳是否有點無力的感覺?」

理解情緒比滿足需要更重要

媽媽頓一頓,點點頭:「對,感到無奈,特別是打我的時候,有委屈!」這時媽媽哭了起來。「孩子經常如此,我找不到如何為孩子立好界線,最終都是我讓步,否則便會罵孩子,事後又會後悔!他的哭叫聲,特別讓我感到沮喪,他只要這樣哭鬧,我幾乎沒有辦法,只有就範,這讓我很懊惱!」我明白及同理的媽媽感受,這是很多父母經常遇到的問題。

分享過後,媽媽表示很神奇,我究竟用了什麼方法,讓天空願意聽我的話,自行穿襪子,也不用抱起他,最後只是拖着手便可以。她覺得我能安撫孩子,又能守住界線。

我請媽媽回想整件事的經過,細心回想她聽見和看見的事。

她說我會堅持天空要自己穿襪和鞋,不會給予太多協助,但會幫他關鍵的部分。我沒有說太多道理,就這樣拖着他的小手,走過他認為危險的小溪。我很有耐性,從頭到尾都沒有動怒,感覺我很平靜。

我表示天空是一位敏感的孩子,他不懂得表達感受和需要,只會用哭鬧的方法,尋求媽媽的愛,他當時需要媽媽的接納和支持。我家孩子也試過這樣,有時,因各種原因,無法滿足孩子的需要,孩子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便哭着要父母幫助他解決問題,以為父母都是萬能的。

對於無理的要求,我認為不一定要滿足孩子的需要,但我們可以理解孩子的情緒,給予愛的支持。我曾經試過,孩子一邊大哭,我依然拒絶孩子無理的要求,同時一直抱着孩子,一直聆聽孩子的心聲。

當孩子內在被愛所環抱滋養時,負面情緒便慢慢消散,當人變得平靜時,才跟他過道理也不遲啊!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