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乖」, 就好了?

設身處地想想。一個十歲的孩子,每天像在監控下生活,還有膽子提意見,說內心話嗎?我們做父母的理應幫他減壓,但看到他的「乖」就心滿意足了,唉!如果他的「乖」是由他「自律」而來的,終有一天會出事啊!

作者﹕趙永佳 (2015年8月22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7月中,我們送11歲的老三到深圳參加一個12天的暑期足球集訓營。乘火車到福田再轉的士到集合地點,一路上老三都是安安靜靜的。到達會場,情勢大逆轉。老三開始眼睛泛紅,繼而落淚,然後嚎哭兼大叫「我要留在家!我不要參加集訓營!」這强烈反應已多年沒見過,我倆頓時都不知所措。人已到,錢已交,要怎樣處理呢?結果還是要他跟隊上車。我們跟他解釋,這是負責任的選擇。我們明白要他離開安樂窩,一個人去面對新環境,用一個不熟悉的語言去結識新朋友,感覺既孤單亦害怕。無論多困難,決定了,就是要認真去做。車隊離開時,他連揮手說再見都沒有,只是低着頭拭眼淚,蠻可憐的!

「乖」孩子委屈自己迎合父母

送別老三,我倆開始反思這小插曲。老三是被迫參加的嗎?不是啊!我們有問過他,他沒有表示不願意,在繳費前我們還再確定了。那為什麼老三臨場會有那麼歇斯底里的反應?一直以來,我倆都認為我們是着重溝通的家長,凡事都會跟孩子商量,為什麼這次會觸礁?

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我們掉以輕心。回想起來,老三看完足球營的的資料,沒有很雀躍的反應。商談報名的過程中,他亦表現平淡。足球是他最喜愛的活動,我們以為足球營應開正他的口胃。殊不知骨子裏,他是不願意的。為什麼沒有當下清楚地說:「我不要!」?我想起台灣種籽學校創校校長李雅卿女士的書《乖孩子的傷,最重!》。李女士寫他大兒子的成長故事,道出孩子會因為要活出父母、師長們心目中「好孩子」的模樣,而扭曲自己的意願,委屈自己。愈要迎合父母的期望,愈會迷失自我。

行事「小心」 憂心戚戚

老三確實是個「乖」孩子,很聽話,生性善良,是老師喜愛的類型。聰明成熟的老二常說老三「太乖」,不懂得保護自己。天生性格不同,當然會有不同行為表現,但後天成長環境的氛圍,同樣對孩子影響深遠。為什麼國際學校學生和本地主流學校學生截然不同?籠統地比較,國際學校的學生較主動,愛提問,會反問,較容易說出「我想怎樣」。本地主流學校學生,尤其是小學生,則較被動,少提意見。為了逃避被罰,寧願默不作聲,逆來順受。

老三小四時的學校經歷,對他有一定的影響。那時的老師們較為嚴厲,學生常被罰抄,或被罰剝奪小息自由時間。為什麼會被罰?忘記帶東西,沒做好功課,改正改錯,轉堂發出聲音⋯⋯總之,做錯了,就要被罰。為了避免被罰,就得行事談吐小心翼翼,緊緊張張,憂心戚戚的過日子。

可能我們是想多了,但設身處地想想。一個十歲的孩子,每天像在監控下生活,還有膽子提意見,說內心話嗎?我們做父母的理應幫他減壓,但看到他的「乖」就心滿意足了,唉!如果他的「乖」是由他「自律」而來的,終有一天會出事啊!

老三有一個朋友,十歲,自小性格好動,愛發問,提意見,一直以來都是個有主見的小女孩。老師們不大喜歡她的多言多舉手,這兩年來在學校幾經「訓練」,小女孩已學「乖」了不少。最近一起玩時,察覺到她的大轉變,向來積極為自己爭取的個性不見了,換來的是「不知道!」,「你說吧!」,「怎算好?」的回應。小女孩就連選擇餐單上的食物時,也顯得手足無措。

跟她詳談後,知道小女孩這一年在家亦很不好受。可能是五年級吧,媽媽看緊了她的學習,定下了不少規條,最累的是每天要讀字典,每天默出兩個英文字,朗讀解釋,例句,同義詞,還要查解釋。一天沒做,第二天罰雙倍,第三天雙倍的雙倍。小女孩不喜歡這樣學英文,覺得沉悶。老實說,我也不喜歡。有沒有跟媽媽商量其他方法?小女孩眼睛泛紅,說:「沒用的,只會換來更多麻煩!」媽媽呢?她認為做一個乖孩子是孩子的本分。她認為孩子太多砌詞,只是不想做沉悶的工作。要求孩子讀字典,是為她好。生活上有很多事情都是責任,所以沒有商量的餘地。

孩子說「不!」的權利

或許你會覺得老三的絶地反彈和小女孩的唯命是從是等閒事。但作為成年人,無論是教育工作者或父母,不是應常反思我們是在培養着怎樣的下一代?父母師長是孩子眼中的掌權者。我們渴望孩子「乖」時,是渴望孩子不會犯錯?不會發脾氣?不會要求多多?要服從?要聽命?

John Gray,《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的作家,以自身的經歷寫下《正向教育這樣教》,提出父母在陪伴孩子成長過程中,應無時無刻傳達以下五點觀念給孩子:

(一)孩子和別人不一樣沒關係;
(二)孩子犯錯沒關係;
(三)孩子可以宣洩負面情緒;
(四)允許孩子要求更多;
(五)孩子有說「不」的權利,但記住父母是主導者。

John Gray 在書中亦說明了正面教育技巧的運用,以促進親子間的溝通,合作並激發孩子的潛力。香港父母夾在中西文化中,能否跳出傳統框框?不只父母,老師亦然。

很感激老三給我們機會上了一課!提醒我們你有說「不」的權利。當然,你說「不」時要提出理據,亦要接受父母最终的决定。起碼,在過程中,你在學習爭取自己權利時,亦學着傾聽、協商、合作。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