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谷容許學生專注於一件事上,即使不上課也可以。

參觀悅谷學習社區當天,校內一個學生也找不到,更沒有學校的氣息,但那天理應還是上課日,孩子都到哪裏去?

作者﹕海星 (2019年1月5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圖片:作者提供

聖誕假期,大小朋友一行十人,來到廣東佛山市,碧桂園城市花園旁的大酒店大堂等候,等待悅谷學習社區的創辦人,帶領我們參觀他創立的「學校」。未幾,創辦人來了,他叫木頭,似是自然名稱,不期然有一種自然的親切感。眼前的木頭,是一位中年男人,個性隨和友善,客套話也沒多說,互相介紹也幾乎省略了的情況下,便帶我們去他的學校參觀了。

說是學校,也不像學校,因為學校是位於商場的一層內,沒有操場,沒有空間給孩子跑動,這有點像香港部分位於商場的私校或幼稚園,甚至有點像補習社。另一個不像學校的原因,是悅谷有一種像班房的教室,但又不是按年齡分班的班房,這裏找不到一年A班,或六年甲班等教室。參觀當天,校內一個學生也找不到,更沒有學校的氣息,但那天理應還是上課日,孩子都到哪裏去?

容許學生不上課

悅谷有議事中心、繪畫室、書法教室、英語教室、閱讀室、舞蹈室,在大門口的房間很大,大約有十台電競用的電腦,牆上掛滿整齊的木工工具,包括電鑽、立體打印機等,讓孩子做各種立體創作,名為創客(Maker)教室,最令人深刻的作品,是一間三層高的房子,用瓦楞紙做材料,大小有半個人的高度,作品細緻,據木頭校長所言,是一位剛轉到悅谷的孩子做的,他每天只會做這作品,其他的事都不幹,從這件事來看,大家便可以想像,悅谷是怎樣看待學生的了,悅谷容許學生專注於一件事上,即使不上課也可以。

創客教室最令人深刻的作品,是一間用瓦楞紙做的三層高的房子。

參觀時沒有學生,只能依靠木頭和另一位老師的分享,來想像日常上課的情形。學生是由4歲到16歲都有,大都是隨自己喜好來學習。轉學原因,一半是因為厭學,學校給予學生的壓力太大,老師和家長都沒有辦法,只好送到這裏來。

據說轉學生多半只會玩,不停的玩電腦遊戲,曾有一位學生打電腦遊戲,足足玩了七個月。身旁的自校家長好奇地問木頭校長:「你不擔心嗎?」家長這一問,是因為自身的想法,若換做是她,別說七個月,若是她的孩子連續一周,都只是玩電腦遊戲,她恐怕已擔心死了,要怎麼才肯定,孩子一定能走出電腦遊戲,開始學習呢?若是她來處理,不出手才怪。可是這在悅谷內是容許的,而且不會被老師干擾或催促,木頭很淡定的回應:「當然不會啊!我才不着急呢!」我也表示同意,會急的都是家長和老師,身為創辦人,木頭又怎會急呢!木頭細心的回答:「你能看到孩子每天的細微變化,玩不玩?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的眼神在轉變,慢慢變溫和了,剛來的時候,對老師有很大的敵意,不會回應老師的說話或提問,慢慢變得不再敵視老師,有時會應大人的要求,而且開始對世界感興趣了。終於,孩子玩夠了,他突然想學習數學和英語,於是找老師學習,老師也樂意教導。只要留意孩子的細節變化,不管孩子厭學期有多長,我們都是成功的!」經歷了兩年創辧期,成功的個案,讓木頭自信滿滿地回應。

把學習交給學生

寫到這裏,悅谷是一所怎樣的學校呢?不錯,是一所尊重學生選擇的學校,把學習的事,交回到學生的手上,學生想學想做的事情,悅谷也會尊重和欣賞,並且支持孩子的決定。這像什麼學校?像美國的瑟谷學校,同樣是一所沒有上課時間表,孩子可以只是釣魚,連續三數年也不被要干擾的學校。但悅谷又和瑟谷沒有聯繫,這只是木頭看過瑟谷學校一書,被啟發出來的辦學理念,於是決定模擬瑟谷,而創辦了悅谷。故他也在開始參觀前,特意說類似瑟谷,但又不完全一樣。

悅谷是一所尊重學生選擇的學校,把學習的事,交回到學生的手上。

回到創校的過程,木頭校長18歲便當老師了,後來做過官,也做過商人,最後也試過帶奧數班,當時帶11個學生,全部都拿過獎,數學成就卓越,可是就只有二人上大學,全部人討厭數學。他很奇怪,孩子都那麼厲害、那麼卓越了,怎麼還會討厭數學呢?他花了那麼多心力和努力,來教導孩子,結果卻是如此,教育的真義何在?優秀反而討厭學習的孩子,令他反思教育的意義。於是花兩年時間,去探索教育的意義,看過柏拉圖的《理想國》,盧梭的《愛彌兒:論教育》及杜威的《民主與教育》等西方教育名著。

早期的經驗,加上兩年的反思期,讓他明白教育是有三大要素要達成的,分別是個體獨特性、好奇心、創造力。他認為當今中國國土之內,沒有人能辦到,更沒有學校能辦到。有的是反其道而行,學校是一座座的監獄,把孩子禁制在大人的意志裏,學大人想要他們想學的東西,但人的獨特性便沒有了。記得看過一套國內的紀錄片叫《高考》,為了考入大學,老師在教室設監控鏡頭,監視有沒有學生在睡覺,然後抓出來罵;老師會跑到學生的宿舍,看學生有沒有認真學習,為了考試成績,老師和學生活在壓力之下,人的尊嚴也沒有了,更何況個體獨特性。為了學校已設定的教學內容,不容許學生自由探索,打壓孩子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好奇心沒有了,自然連創造力也沒有了,這是木頭看中國現今教育的關鍵問題。

後來有人推介他看尼爾的「夏山學校」,一看便心儀了,學校可以這樣辦的。再看過瑟谷學校一書,便決定模仿其中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更得到商人的支持,讓他在現今的校舍內營運招生,這份堅持,實在難得。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