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孩子在自校上學,感恩老師有無比的耐性教導孩子。(作者提供)

曾經,這位家長帶孩子去做檢測,證實有過動症(ADHD)。事後,他跟媽媽說:「我很喜歡我這個特質,不想它消失!」

作者﹕海星 (2021年1月9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有一天碰見小狗的媽媽,她說:「在自校上學,孩子很快樂,最意外的,是他變得更有禮貌,更有同理心,還懂得表達自己,這是過去讀幼稚園時很少出現的事。」例如會問候婆婆,會和大人說你這樣做我會難過等,小狗便曾跟媽媽說:「謝謝媽媽送他來自校返學!」感恩媽媽為他做的這個決定。也許在自校,小狗一直被老師接納和善待,沒有高聲責罵,犯錯也不會被嚴重責罰,才慢慢學會同理別人,同理自己。

曾經,這位家長帶孩子去做檢測,證實有過動症(ADHD)。事後,他跟媽媽說:「我很喜歡我這個特質,不想它消失!」這話讓媽媽哭起來。有過動症,在自校跑個夠便好了。他真幸福,在主流學校,可能便要被迫吃藥,為的只是能安靜上課,不打擾老師教學,卻犧牲了孩子的心志。

讓孩子跑個夠

小狗也是我體育課的學生,他不太願意做我安排的練習,最歡喜找同學玩他的追逐遊戲,像是小貓咪互相追打的小遊戲,你打我一拳,我便追你打一下,這樣來來回回,你追我逐,卻笑聲不斷。對小狗這一類孩子,這小遊戲從不會悶,反而要認真拍球,只有一對一時才能辦得到。他最愛的是自由的奔跑,所以,我不介意他沒有做體育課的練習,只要不打擾別人,我讓他跑個夠。

有一次,體育課快要結束了,安排好的體育活動完結了,我宣布同學有十分鐘的自由時間。幾個女生在木頭公園,用大木頭做了一台「車」,有軚盤有坐位,但不會動的「車」,孩子們以豐富的想像力,輪流在坐位上開車,玩得很開心。小狗在旁邊看得心癢癢,便乘女生們稍為走開,便坐到車上玩。女生回來了,看見自己的車被小狗侵佔了,便找我來幫忙。小狗反而理直氣壯,說這車是他的,怎說也不肯離開。我看道理是說不通了,我也見證這車是女生們的創作,並非小狗的車,即使他不願意,我唯有抱他下車,請他重新獲得女生們的許可。小狗很不開心,仍然堅持這是他的車,繼續爭取。

未幾,女生們跑開了,玩別的,不玩車了,他立即坐到車上,我請他立即大聲說一聲「多謝」,他也說了。然後,我表示一會下課要集隊結束,請他聽到哨子聲便要來。小狗玩得沉醉,當然不會聽到哨子聲,我也沒有勉強,早算到他會這樣。當所有同學都回來集隊後,我便請同學自行返回教室,而我便走向小狗。

我問他:「車,很好玩嗎?」

小狗:「對!」

我:「捨不得嗎?」詢問他的心情。

小狗:「對!很好玩!」

我:「記得我說過要集隊嗎?」喚起他和我的承諾。

小狗:「記得,但我還想玩!」

我:「那怎麼辦?」邀請他也想想辦法,但通常都不會想到。

小狗:「不知道,我想一直玩!」

我:「不如你先來集隊,我讓你多玩三分鐘,然後我陪你返回教室上班導師課,好嗎?」集隊是想他學習團體的規則,多玩三分鐘是滿足不捨之情,陪伴他離開,是幫助孩子往下一步走。除了個人的滿足,小狗也要學習其他的事情,不能只是沉醉一時的欲望,這是老師帶給孩子的功課。

能再玩多會,當然好,小狗愉快的回答:「好!」

我請他立即到集隊地方,安靜站好十秒鐘,他都做到了,便請他再玩。三分鐘到了,我請小狗離開,他居然很願意地站起來,讓我拖他的小手離開,帶他返回教室。臨別時,我請他回頭對車說再見,說一聲再見,把不捨之情割掉,帶着滿足離開。

由小狗和女生們爭吵,到願意返回教室這十多分鐘,剛巧媽媽也在旁看見了,看見我是如何處理她兒子的情緒和堅持。當我送小狗回到教室,交到班導師後,便回到操場找媽媽,請她談談剛才她的發現。看見我一直蹲下來和他兒子對話,是如何以孩子的角度,安頓孩子的情緒和感受,解決事情。她很感恩,感恩孩子在自校上學,感恩老師有無比的耐性,教導她的孩子。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