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畢業專題 啟發夢想(作者提供)

畢業專題的內容豐富,題目有「人為什麼要吃牛肉?我們怎樣對待牛?」、昆蟲觀察、香港民主發展等;表演的有武術、打鼓、跳舞等;完成一個旅程的有背包遊、香港流浪、電波少年、台灣單車少年。

作者﹕海星 (2015年9月12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在圖書館一角,擺放着一列列的小盒子,小盒子是木製的,頂蓋是一片透明的玻璃,透過那一片玻璃,便能看見小盒子內,排列整齊有序的昆蟲標本,我估計,30多個盒子內的昆蟲,數目過千隻,種類也多。那學生最喜歡的,還是甲蟲類,數目最多,不單只做標本,還有養甲蟲。他很快樂,跟來欣賞的師生分享昆蟲的故事,分享他收集這些昆蟲的故事和知識,小時候他爸爸帶他去捉草蜢,自此便愛上昆蟲。

青年的夢想成品

他有一個夢想,爬上台灣第二高的雪山,要從3,000多米高的山頂,騎單車往山下走。我看他達成夢想的紀錄短片,他背着自己心愛的單車,一步一步的爬上山頂,然後在頂峰,騎上愛車,呼嘯而下。他小心地騎,途中看見支援的老師同學,為他打氣加油及拍攝紀錄。他分享時,表示最快樂的是,完成自己的夢想。

有一個女生喜愛小說,她的畢業製作就是寫小說,一年下來,竟寫了兩大冊,八個短篇小說,她分享自己在生活中取材,常去市場觀察人物動作,學會用文字表現人物個性及景物。一邊聽她的分享,一邊看她的細膩的筆觸,她寫得很好呢!

在畢業禮的表演中,有一個學生穿着整齊,步上舞台,發表演講,演講的題目是「什麼是民主呢?」他由希臘的共議式民主談起,談到最近的太陽花學運,他準備充份,演講能說到重點,台下的同學及校友不斷提問,說到民主,大家也關心學校的民主教育,怎樣可以發展學生的民主素養。

他們都是台灣全人中學的畢業生,他們要在畢業那一年,想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再選一個導師協助及諮詢,然後實踐,這叫作畢業製作,最後要在期末做一小時的發表會。

於是7月,我再臨台灣全人中學,除了參加全人中學的畢業典禮,還要看畢業製作的個人發表會,不少家長遠道從台北到苗粟來看孩子的報告呢!於是我特別早一天抵達,看看幾位相熟的同學,如何發表自己的畢業製作。

畢業製作的題材廣泛,有數學研習的阿基米德,仿如記者採訪的法院觀察,藝術創作的金工和畫展,文學創作的小說出版,多媒體創作的短片,舞台表演的獨舞及戲劇,在外遊歷的雙鐵環島、荷蘭交換生分享及東北亞風帆航海,其他的有演講、單車騎下山、昆蟲寵物大展。

自然學校寬容氣氛

全人畢業生的分享,讓我想起自然學校的畢業生,同樣要完成個人的畢業專題,不過自然學校學生的年紀還小,題目多由指導老師提出,然後學生在其中,選一個自己喜歡的題目。不過,也有同學主動要求,希望能用自己想法,做畢業專題,他們需要自行找指導老師。題目和老師配對好以後,同學便要用一個學期的時間完成目標,並且做成報告,並於學期末,向全校自校師生做口頭報告,發表自己的學習成果。

過去,畢業專題的內容也豐富,研習題目有「人為什麼要吃牛肉?我們怎樣對待牛?」、昆蟲觀察、香港民主發展等;表演的有武術、打鼓、跳舞等;完成一個旅程的有背包遊、香港流浪、電波少年、台灣單車少年;野外生活的有長征麥理浩徑、一支火柴能生火、人在野;製作的有時裝設計、組裝電腦、辦一桌美味素食。與全人畢業生的畢業製作比較,題目多樣性是一樣的多,只是難度和深度有所不同。

畢業專題的自主性很強,選題大都是學生喜愛研習的事,所以大部份學生都很認真。近年都有學生主動提出自己畢業專題的題目,找心目中合適的導師協助。還有一年,曾有一位低年級學生,看過台上學長的分享,便和老師表示,希望自己畢業那年,要找哪位導師協助,要做什麼題目等!

畢業專題引出學生自主學習的動機及能力,引發內在的潛能。今年有兩位畢業生主動找老師,請老師協助他們到台灣騎單車,其中一人在分享會上表示,完成這個專題,對自己的能力有更多認識,自信心增強不少,懂得感恩,感謝協助他的人。他曾在一般主流學校學習,每天只是在上課,做很多做不完的功課,測考經常很低分,成績自然很差,自信心低落,愈來愈不喜歡上學。但來到自校,在寛容與接納的氣氛下,孩子一天比一天進步,到完成畢業專題,讓人感到他成長了很多,這是當自校老師,最大的福氣。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