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學生參與「窮遊屯門」畢業專題,以最少的金錢,在屯門生活四天三夜。

畢業專題是自然學校最具特色、又最自主的課程,多年來有很多有趣有難忘的題目,學生的分享內容,往往成為每年開放日的分享題目,向公眾朋友,再一次到台上分享,讓大家感受孩子的熱情。

作者﹕海星 (2019年3月30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自然學校每位畢業生,都必須完成一個專題學習,才能畢業,我們稱之為畢業專題,也是學生自主性最高的課程。2007創校,那年只收了14位同學,由一至四年班,最高級的四年級還要在自校生活三年。時光飛逝,很快便到2009年了, 四年級的學生都升上六年級了,也有好幾位插班生,那年有九名小六學生要畢業。我們在思考孩子要具備什麼能力,才畢業會更好呢?記起曾拜訪台灣以自主學習而聞名的種籽學苑,學校要求學生完成一個畢業製作。回來老師們商議後,便決定學生要畢業,便一定要花一個學期的時間,自選一個專題研習,並且要在自校師生面前,報告學習成果。

學生成長的紀錄

學生每年開學,便要想一個有興趣研習的題目,並且請一位老師擔心指導老師。學生決定好題目及指導老師以後,便開始研習的過程的了。到每年上學期期末,畢業生需於考試後的試後活動,提交他的畢業作品,並且要在全校師生前,報告他們的學習成果。口頭報告當天,也是自校年度盛事,我們會邀請家長參與,不單只畢業生家長會請假出席,連低小學生的家長,也會專程來看看畢業生的表現。有家長由孩子一年級已出席,真的是年年到,他看着不同學年的孩子在這小小舞台演出,每年進步的水準也有一定提升,他見證那些由小屁孩到少年人的成長過程,畢業專題彷佛便是他們成長的紀錄。

近年,剛開始的時候,我們會指定幾位老師,並且會有指的題目選擇,學生需要從中選擇喜歡的導師和題目。例如有老師很會設計及製作衣服,便開了「成衣設計及製作」;有老師很會生火,便開了「一枝火柴能生火」;有老師會攝影,便開了「生態攝影」;那時,是學生在有限的選擇裏選自己喜歡的。

記得有一年,有學生開始有自己想要完成的題目,自行找他認為合適的老師,而有一次是我不在指導老師的名單內,卻有一位學生請我做他的指導師老師,而他希望完成的題目是走完全程100公里的麥理浩徑。那時我不是一口答應的。我是喜歡野外生活,也試過露營五六天,但我還未試過走完麥浩徑。我請他給我三個為什麼想要完成這專題的理由,我才答應。他回家去想,每天來找我,兩周後,我被他的誠意打動,答應了他。當孩子有自己的題目要做,他的動力是那麼巨大的,我們的題目訂為「長征麥理浩」,頭三天都很辛苦,每天走到晚上,第三天更是走到腳軟,晚上11時才到達營地,每天我勸他,不如退出回家,他都以堅定的眼神回報:「我會走下去的!」。

那年開始,學生會自訂題目,找自己合適的老師。到後來,學生便更會在五年級下學期,寫邀請信給老師,以表達自己的誠意,打動喜歡的老師,來擔任他的指導老師。為什麼有這種轉變?我猜是因為畢業生,每年都要在全校師生面前報告,有些報告是很精采有趣的,即使是小一學生,也能感受學長們的努力和付出,也因此萌生也有事情想做的念頭。於是,曾有一位學生,在他低小時,看完畢業專題報告後,便寫了一封信給一位老師,表達他想做的事,並且請老師在他畢業那年,做他的專題導師。最終,孩子終於完夢,在畢業時,由他喜歡的老師,帶領他完成畢業專題。另外,我家兩個孩子也是年年看畢業題後,也會熱烈討論,評價學長們的表現,並且會分享她們希望畢業會做的專題,我也在期待看她們的研習成果。事實上,不少專題是老師也不太懂學生想學習的內容,對老師也是一大挑戰,但自主學習就是要由不懂到掌握的學習過程,老師也在示範只要想學,不明白也可以自學的。

自然學校每年開放日的分享題目

回說今年的畢業專題,口頭報告當天的禮堂擠滿了人,估計也有100多人,畢業生經抽籤,輪流到台上演講分享,打頭陣的題目是單車遊,今年共有兩組是以單車為專題的,一位是男生,路線由荃錦坳到大埔,途經大欖水塘越野單車徑,在屯門一位舊生家長家露營,第二天由屯門出發,經天水圍、落馬洲、羅湖、上水、粉嶺,回到大埔的家,由天光踩到天黑,真是長途旅程呢!他剪輯了一段短片,自編自導自演,惹笑風趣,在場的觀眾無不讚嘆他的能力。另一組是二人組合,都是女生,由上水到屯門,一天完成,要自行找路線,有一次差點迷路,最終天黑到屯門。很多人都佩服指導老師,因為老師也要陪伴學生一起完成,要做的事情,也不一定是老師擅長的項目。

口頭報告當天,自然學校的禮堂擠滿了人,最少100人。

其他的題目有「踩住滑板去攝影」、「動畫人物設定及故事創作」、「手翻書」、「窮遊屯門」、「流浪狗調查研究」、「消失的鐵路支線」、「甜品」、「我最喜愛的足球」,全都是學生自己喜歡的內容。

「窮遊屯門」是三人組別,他們請了兩位指導老師,任務是以最少的金錢,在屯門生活四天三夜,他們睡球場、麥當勞餐廰,吃最便宜的東西,有一餐更是在超市吃試食的食品,沒有花錢,結果五人只花了300多元。後來一位家長和我分享,孩子本來在想,長大後不用工作也可,他可以睡球場的啊!經過這次專題探究,他明白想和做是不一樣的,對學習一事更上心。

又有一位同學關心流浪狗的生活環境,便以流浪狗為題,展開調查,包括實地考察,親身了解流浪狗的處境,並且去信漁戶署,希望署方能幫助流浪狗。

最後一位同學是報告「消失的鐵路支線」,大家知道嗎?原來,在戰前有條窄軌鐵路,由粉嶺到沙頭角,學生是一名鐵路迷,因為做這專題,發現有此支線,便決定研究此支線,親身走訪沿線的遺跡,找到車站、橋墩等原址,並且訪問當地居民,竟然連老公公老婆婆也不知道,難怪稱之為消失的支線。

同學參與「消失的鐵路支線」畢業專題。

畢業專題是自然學校最具特色、又最自主的課程,多年來有很多有趣有難忘的題目,學生的分享內容,往往成為每年開放日的分享題目,向公眾朋友,再一次到台上分享,讓大家感受孩子的熱情。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