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的成長發展卻和蓋茨一樣異常突出。(網上圖片)

賈伯斯說:「我父母都了解我不同於一般孩子,覺得責任更大了。能給我的,他們一定做到,像是送我到更好的學校,盡力滿足我的需求。」因此,在成長過程中,賈伯斯不只知道自己曾遭遺棄,也是最特別、最受到寵愛的孩子─—對他而言,這是影響其人格形成的最重要因素。

作者﹕黃顯華 (2016年12月17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比起蓋茨(Bill Gates)出身於一個溫暖家庭,賈伯斯可說是不幸的。他剛出生就被親生父母拋棄,這經歷在他內心留下深深的傷疤。但是賈伯斯的成長發展卻和蓋茨一樣異常突出,實在有賴下文所提的多個因素:包括義父母的培育、老師和學院的關懷和照顧、獨特的性格、另類的學習能力等。

義父母的培育

雖然賈伯斯的內心有一道與生俱來的「傷疤」,但是他卻有幸成長於義父母(特別是義父)的正面影響下。賈伯斯在自傳中用了不少的篇幅,在各個篇章中訴說這些成長經歷。

義父母相當了解賈伯斯,並在他的成長過程中盡量張羅財力,提供適當的空間以及正面的模範啟示等。

賈伯斯說:「我父母都了解我不同於一般孩子,覺得責任更大了。能給我的,他們一定做到,像是送我到更好的學校,盡力滿足我的需求。」因此,在成長過程中,賈伯斯不只知道自己曾遭遺棄,也是最特別、最受到寵愛的孩子─—對他而言,這是影響其人格形成的最重要因素。

在三年級結束前,他曾多次犯規。校方一再通知家長來把他帶回家,要他們好好管教這個孩子。賈伯斯的父親那時已經知道他是個特別的孩子,因此不會像一般家長那樣氣急敗壞,他以平靜、堅定的態度告訴校方,賈伯斯是個與眾不同的孩子,也希望學校給他特別待遇。賈伯斯還記得他父親這麼對老師說:「這不是他的錯。如果你教的不能引起他的興趣.那就是你的問題。」

儘管賈伯斯常在學校惹麻煩,不過就他記憶所及,父母不曾處罰他。「我的祖父是個酒鬼,常用皮帶鞭打我父親,但我父親不曾打我一下屁股。」賈伯斯又說:「我父親認為學校不該要我背那麼多沒意思的東西,應該啟發我去思考才對。」

四年級學期快結束時,老師要賈伯斯接受學力測驗。他說:「我測驗出來的成績達七年級的水準。」這時,不只是他自己和父母知道他智力非凡,學校老師也知道了,賈伯斯確實是特別聰明的孩子。校方於是允許他跳級,四年級結束後直接升上七年級。顯然,這是接受挑戰與刺激的捷徑,但他的父母多有顧慮,只同意讓他跳一級。

為了上大學,賈伯斯的父母拿出多年積蓄,但賈伯斯發覺這樣做似乎不值得。他開始覺得良心不安。多年後,他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演講時說道:「我父母是藍領階級,為了讓我上大學,他們拿出所有的儲蓄。但我不知道我將來要做什麼,也不知道上大學對我有什麼幫助。如果我花光父母畢生的積蓄,最後一無所獲呢?因此我決定休學,我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他認為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

義父工作認真,賈伯斯形容:「我父親希望把每件事做得盡善盡美,連沒有人看得到的細節,他也不放過。」

賈伯斯通過汽車,第一次接觸到電子器材。他說:「我父親對電子的東西了解不深,但汽車裏有不少電子零件,他也會修理。他會解釋這些電子零件的基本原理給我聽,我總是聽得入迷。」

老師和學院的關懷和照顧

賈伯斯說:「希爾(Imogene Hill)老師是我生命中的天使,因為她,我才得救。」希爾仔細觀察賈伯斯的行為,認為這樣的孩子吃軟不吃硬,用獎勵要比嚴懲來得有效。賈伯斯說:「有一天放學的時候,希爾老師給我一本數學題本要我帶回家做。我立刻抗議:『老師,你瘋了嗎?』這時,她拿出一根巨大的棒棒糖,在我眼裏那就像地球一樣大。她說,如果我全部做完,而且大部分的題目都做對了,就給我那根棒棒糖和5塊錢。不到兩天,我就把一整本的題目都做完交給她了。」幾個月後,賈伯斯不再需要老師給他糖果或獎金。他說:「我只想學得更多、更好,讓老師高興。」

賈伯斯所修讀的另一門課,則成為矽谷傳說的一部分,也就是麥柯倫(Johnm Mc Collum)教的電子學。麥柯倫曾在海軍擔任飛行員,他會在課堂上玩一些科學小把戲,使學生像看魔術表演一樣興奮,很吸引賈伯斯的注意。

在里德學院就讀不久,他辦了休學但並沒有離開校園,只是不付學費,不想上那些他覺得無聊透頂的必修課。校方也容許他這麼做。當時的里德學院教務長達德曼(Jack Dudman)說:「他求知欲很強,是個非常吸引人的年輕人。他拒絕接受別人告訴他的真理,希望自己親自驗證。」儘管賈伯斯不付學費,達德曼允許賈伯斯旁聽他喜歡的課,也讓他借住在朋友的宿舍那兒。

獨特的性格

他有着異乎尋常的獨立個性,正面面對人生、蔑視權威,並擁有極強的控制欲。

在賈伯斯輟學後與他成為摯友的卡爾霍恩(Greg Calhoun)則看到另一面:「史帝夫跟我說了很多心事,尤其是他被親生父母拋棄的痛苦。但他也因此變得獨立。」

他亦因此而正面面對人生,最著名的例子是他被自己所創立的蘋果公司解職一事。他後來認為被解職後的一段時間是他一生裏最具創意的階段,讓他從成功的包袱裏解放出來,讓他能輕裝的再走上創作的道路。

賈伯斯說:「前幾年,我實在覺得無聊透頂,所以喜歡調皮搗蛋。」由於天生性格和後天教養,賈伯斯從小對所謂的權威就不以為然。「上學之後我面對另一種以前不曾見過的權威,我差點就完了。這種權威幾乎抹殺了我的好奇心。」

他的老同事尤肯(Del Yooam)說:「賈伯斯不管做什麼,都希望自己能完全掌控,這種控制欲正源自他的個性,這和他一出生就遭遺棄有關。」

學院生活不久就讓賈伯斯厭煩了?他喜歡待在里德學院,但討厭那些必修課。賈伯斯不去上那些必修課,而去上他自己喜歡的課,像是舞蹈課。他說,這門課能激發創造力。

賈伯斯具有堅強的意志力,他相信意志的力量可以改變現實。

另類的學習能力

這些能力包括從旅遊中擴闊視野、藝術和科學的綜合能力、禪宗的直覺。

在創立蘋果公司前一年,他遠遊印度。這經歷使他擴闊視野和增加他觸角的敏感度──兩者都是企業家不可缺乏的品質。

念十一、十二年級那兩年,賈伯斯的心智發展攀上高峰。他發現,有的同學只愛電子的東西,對其他一概漠不關心。還有一些人則只喜歡文學和創作,而他兩者都愛。「我聽很多音樂,除了研究科學和科技的東西,我也看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和柏拉圖(Plato)的作品。《李爾王》是我的最愛,教我百讀不厭。」此外,他也喜歡《白鯨記》和狄倫‧湯瑪斯(Dylan Thomas)的詩。

賈伯斯希望自己站在藝術和科技的交滙處。他所有的產品展現的不只是科技,還有巧妙的設計、吸引人的外觀、觸感、優雅、人性化甚至富有浪漫的元素。他也是推動圖形使用者介面的先驅。

賈伯斯說:「從我辦好休學的那一刻起,就不必上無聊的必修課。可以上我覺得有趣的課。」他注意到校園大多數海報的字形都很美。原來學校有一門研究字形的課。「我從這門課了解襯線體和非襯線體的字形特色,也發現不同字形的字母間距會有所不同。我覺得字形學真是有意思,不但優美,且蘊含歷史和藝術涵義,這些都是科學捕捉不到的。真是太有趣了。」

他花了很多年的時間,研究佛教禪宗、修禪。多年後,賈伯斯提到自己的性靈生活。他認為宗教應該強調性靈方面的體驗,而不是一味要教徒依循教規。

賈伯斯對東方宗教思想極有興趣,特別是佛學中的禪宗。他不是一時興起更不是隨便玩玩的,而是全心全意的學習,致使禪學深植於他的個性。他一個要好的朋友說:「史帝夫對禪很投入,禪對他影響很深。你可以從他那極簡要的美學,驚人的專注看出這點。」佛學注重直覺,這點也對賈伯斯有很深的影響。他後來說:「我開始了解,直覺頓悟與知覺要比抽象思考和邏輯分析來得重要。」

對於學習預測未來,他引用別人的話:「我滑冰時只關心冰球走的方向,不是它從什麼地方來」。

小結

和蓋茨一樣,賈伯斯得到上一代悉心的培育,獲老師和學校的賞識,懂得在適當時間選擇離開限制自己發展的學校和企業,獨特的性格和學習方法。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