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向老子問禮,但韓愈認為老子不及孔子。(Wikipedia Commons)

 中國傳統的師徒關係經常因為弘揚道統的緣故,綑綁成門戶裏的親屬。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道統師承盤根錯節,極可能故步自封,被當權者利用作維穩的工具,甚或絞殺探求真理的學統,成為文明進步的障礙。

作者:許志榮   (2018-09-08在《灼見名家》發表)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教師是怎樣的角色?發揮怎樣的功能?韓愈的〈師說〉(註1)是儒家學說的相關文獻,近年更被選為文憑試中文科的範文。然而,世殊事異,現代讀者宜細意掌握它的內容及蘊含的啟發,斟酌領略。

我們需要「道統」嗎?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已經成為千秋名句──教師的使命在於弘揚道統、教授相關的專業知識和解決弟子的疑惑。值得注意的是,韓愈恪守儒家學理,他所說的「受業」和「解惑」均以「弘揚道統」為前提。而所謂「道」,包括針對時弊的哲理、直指人心的智慧,以及應對生活的學問。教師弘揚道統,自漢代獨尊儒術之後,至清末取消科舉之前,皆視為理所當然之事,但以現代社會的格局而言,我們需要確立一個定於一尊、支配倫理生活的道統嗎?歷來道統的具體內容為何?韓愈標榜的道統與現代社會的核心價值有何異同?韓愈這份開宗明義的使命,對我們今天的教育工作可有什麼啟發?

道統和知識分子的獨立性

新儒家學者認為,「道統」、「政統」和「學統」三方面都發展完備,才算得上開明的文化局面。(註2)〈師說〉提出「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的原則,指出從師求學的意義在於承傳道統、確立社會綱紀(倫理價值),不必計較為師者的政治地位高下和人際關係的長幼尊卑,確立了道統的獨立性和知識分子不為權勢資歷所局限的超越性,非常有參考價值。

以道統制衡政統是重要的文明標誌,它不單出現在韓愈的作品裏,更體現在他的政治生涯中。唐憲宗篤信佛教,韓愈認為已到了動搖國體與文化根基的地步,於是以〈諫迎佛骨表〉慷慨陳辭,結果險遭殺身之禍。他抗顏直諫儘管失敗,但仍可視為知識分子抗衡政治威權的例證。回顧歷史,一旦道統不興,知識分子噤若寒蟬,當權者既作之君又作之師,社會文化的災劫勢難避免。古代的秦皇暴政,當代的文化大革命,殷鑑不遠,豈能不慎!

韓愈的〈師說〉確立了道統的獨立性,以及知識分子不為權勢資歷所局限的超越性,非常有參考價值。(Wikipedia Commons)

三種教師各有貢獻

〈師說〉提及三種教師──句讀啟蒙之師、百工技藝之師以及傳道受業解惑之師。韓愈對三者評價不一:句讀啟蒙只是「小學」,而從事百工技藝之徒則為君子所不齒,只有弘揚道統的儒生對社會文化有鉅大貢獻,地位超然。他的觀點實在針對當朝君主信奉佛教以致社會陷入危機,具有時代意義。不過,在立論之際,他分別以「句讀之學」和「百工技藝」與道統映襯對比,從現代的觀點來看,他對幼兒教育和百工技藝的貢獻實在缺乏認知。

在小孩子的心靈白紙上繪畫精彩人生的藍圖,或者寫下幾句語重心長的座右銘啟發他成長,除了愛心,更要有非凡的功力。小孩鬧彆扭的時候,要他破涕為笑,背後的韜略絕不簡單。啟蒙之學其實關乎社會教養和國民素質,無疑是一門大學問。至於巫醫樂師百工之徒,與人們的生活安危和禮俗風尚息息相關。所謂民生無小事,豈容貶抑?〈師說〉在這兩方面的偏頗,我們必須正視。

 

啟蒙、技藝之學與「道」相排斥嗎?

如果教師的使命如韓愈所言是「傳道、受業、解惑」,最高境界的衛道之士當然傳授與道統相關的大智慧,至於等而下之的百工技藝和啟蒙之師,當亦有相應水平的學養操守足以作為後學的楷模。專業的巫醫樂師各有他們踐履的原則和法度,禮、樂、射、御、書、數……學不躐等,各有規矩程式,這些都是與人格成長相關的生活素養。日本文化善於將生活實用的技藝轉化為修身之道,例如花道、茶道、劍道、柔道、弓道、空手道……都可作為我們的參考。

 

老子「賢不及孔子」嗎?

〈師說〉以孔子不恥下問,向四位專業人士有所請教為例,說明「三人行,則必有我師」及「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若就敷陳事理的手法而言,固有其高明之處,但細看所舉四位專業人士,問題就來了。

四人當中,孔子向郯子問遠古官職的名稱,向萇弘、師襄學樂理和琴技,向老子問禮。根據古書記載,孔子與老子會面交談,內容豐富,老子更針對時局和孔子的為人,對他提出富有道家哲理的忠告。在文化史上,這是儒道兩家思想交流的盛會,意義深遠。(註3)可是韓愈原文竟然下這樣的結論:「郯子之徒,其賢不及孔子」。所謂「郯子之徒」當然包括老子,這樣褒揚孔子而貶抑老子,無論按文本理解或者考諸歷史,都找不到相關的依據。真想不到這位「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的古文大家,引例立論的時候,竟然因為要「抵排異端,攘斥佛老」而妄作褒貶,今日慕名讀經典者實堪為鑒戒!

 

小結:關於弟子李蟠的承傳

〈師說〉末段提及受文者李蟠獲得韓愈讚賞的原因──「年十七,好古文,六藝經傳皆通習之,不拘於時,學於余」。這位年輕學者不受當時駢文風尚影響,愛好樸實的古文,又勇於逆流而上,矢志研習儒家經典,奉韓愈為師,實在難能可貴。不過,筆者有點擔心,倘若某日他有興趣涉獵諸子百家之學,會不會受韓愈本文的影響而輕視老子?一旦遇上不明之處,韓愈又會怎樣為他解惑?

中國傳統的師徒關係經常因為弘揚道統的緣故,綑綁成門戶裏的親屬。拜師之後,師傅就變成師父;還有,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道統師承盤根錯節,極可能故步自封,被當權者利用作維穩的工具,甚或絞殺探求真理的學統,成為文明進步的障礙。捧讀經典範文,實在不容囫圇吞棗,掉以輕心!

註1:韓愈〈師說〉

註2:〈道統、政統、學統〉,國際儒學網

註3:〈孔子問禮於老子〉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