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你折騰了多少孩子和老師?

壓力爆煲已燒到眉梢,這個被教局認定為低風險的評估,為什麼不能放下來?要知道學校教學的問題,總有其它辦法吧!TSA 是不能替代的嗎?

作者﹕何美儀 (2015年6月20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家中老三今年小六,要考 TSA(全港性系統評估)。他就讀的學校每年都需要家長額外購買TSA補充練習本,中、英、數三科都有一至兩本。今年,老師們亦努力地複印過往的TSA考卷,讓同學們操練試卷,好好準備。由3月起至5月中,小六學生每星期三天課後一小時補課。朋友們感慨說,這間學校已算有良心了。其實,老三在小三時也有補課,因為小三和小六的學生每年都要考 TSA。大家在學時到哪個級別才要補課呢?我人生的第一次補課是中五,因為要準備會考。當時而言,會考實在是人生大事,因為會考成績決定你能否踏上考進大學之路。所以,同學們都很自發,亦很認真地補課。

小學三年級——8歲,六年級——11歲,要為一個與自己升學、升班、甚至派位都毫無關係的評估而補課,實在匪夷所思。過往幾年,教協及家長自發關注組指出 TSA 已被扭曲,老師的教學(特別是在基層學校)已被 TSA 化,並向教育局反映實況。

評估 TSA 影響現羅生門

教育局表示,只有少數學校有過度操練,教育局分區主任或督學亦要跟從指引,不能以 TSA 成績向學校施壓。資助小學校長會主席梁兆棠又指:「甚少收到家長或學生反映因 TSA 操練而感到壓力,認為着重 TSA 表現的學生只屬少數,成績中等或以下的學生根本不會在意 TSA 或其他考試的成績。」(見香港中文大學《大學線月刋》119號,2015年5月)

羅生門呀!TSA 關注組於2013年做的網上調查,收到家長們的極大控訴(見 TSA 關注組的臉書頁)。教協於2014年亦向老師們發問卷,同樣見證老師們對於TSA的嚴重指控。去年7月,教育局決定不再公布 TSA 的全港達標率,亦把 TSA 從小學「表現評量」的指標剔除。從表面上看,這實是一項優化措施。教局近月亦於網頁上加插兩條短片,解釋 TSA 的功用,並呼籲老師及家長們不用操練 TSA,這亦值得一讚。

但這些措施對被扭曲的教學有效用嗎?教協於今年下學期,向老師們再發問卷調查,從前線老師及課程發展主任搜集數據。調查結果至本人執筆時還未正式向外發布,但據悉,有139位課程發展主任(來自139所學校)及1916位老師(大部份來自津貼或補助學校)回覆。

調查結果顯示縱然 TSA 已優化,但 TSA 對日常教學及測考模式的影響仍然甚深,甚至有主導教學和測考模式的情況。TSA 的補課和操練的情況仍然非常嚴重,TSA引致的師生壓力持續高企,師生叫苦連天。教協認為TSA是補課、操練和引致師生壓力的元兇。

真是公有公説,婆有婆説!最可憐的是教育的主人翁——我們的孩子!操練功課可以不做嗎?會被罰沒有小息啊!補課可以不補嗎?可能會被記缺點啊!最辛苦的還是學習過程沉悶啊!記得老三讀小三那年,寫了十篇有多的便條和賀咭!千篇一律,孩子又怎會有學習動機?

給孩子及老師多一點空間

考試和評核,總有它的好處。教局和校長們認為 TSA 數據有助教學研究,無可置疑。但TSA 的對象年紀最少的只有8歲,更恐怖的是學校自小一(6歲)已要孩子做 TSA 練習。校長們,你們真的知道實況嗎?梁校長說成績中等或以下的學生根本不會在意 TSA 成績,如果真的那樣,就索性請老師們不用被TSA牽着教學走吧!

我有一位在基層小學任教的老師朋友,她的課室有十多位SEN學生,但她在照顧SEN學生的能力,就因TSA大受限制。學校為了提高 TSA 成績,課程、功課及測考,全傾向 TSA 模式。她認為學校對 TSA 的重視,遠超融合教育!

這只是少數老師的看法和體會嗎?津貼小學議會主席張勇邦在5月25日《蘋果日報》訪問中也指出,小學生的壓力來源之一是 TSA。他認為長遠需要改變制度才可紓緩學生壓力。我絕對認同改變制度的迫切性!是的,TSA 只是其中一個壓力來源,呈分試、Pre-S1 才是壓力大搥所在。但如果這 TSA 評估真的對學生的升學沒有影響的話,何不先停下來,讓孩子及老師們都多一點空間,鬆一鬆氣?

壓力爆煲已燒到眉梢,這個被教局認定為低風險的評估,為什麼不能放下來?要知道學校教學的問題,總有其它辦法吧!TSA 是不能替代的嗎?反正已評估了11年了,數據都應該足以讓教局分析學校的强弱點吧!再評下去,數據都不會有太大差異。更何況操練出來的數據,壓根兒不真實。為何不好好利用已收集了11年的資料,讓資源集中放在扶持能力較弱的學校,把學校之間的距離拉近,讓教育重回真正的學習上?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