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 作為系統評估的再思(Wikicommons)

 現在正是檢討 TSA 的適當時候,粗暴地把責任推給家長及學校,其實無助解決問題。為了將背道而馳的 TSA 拉回正軌,讓它發揮原意中的作用,教育局應該立即取消小三 TSA,以減輕系統評估對初小學生乃至學校造成的衝擊和壓力,更要善用現存已有各種形式的監察學校系統的數據(例如整體性的外評、內評及抽樣而為學校保密的國際評估),小三 TSA 的縮減並不會削弱整個教育監察系統的運作和效能。我們期望評估制度能不斷改良,令學生能真正得益。

作者﹕何瑞珠 (2015年11月7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各國教育系統層面的評估一般分為國家系統評估和統一公開考試兩類,前者主要用於監察教育系統的基本情況,對學生而言是低風險性評估;後者主要在學生學習旅途的轉捩點上擔當篩選甄別及文憑發放的角色,對學生來說一般是高風險性評估。

TSA 作為系統評估是為瞭解學生在核心課程領域(如閱讀和數學等)的表現而設的,針對整個教育系統或某特定年級、年齡進行。根據教育局網頁的介紹,TSA 評估應屬低風險的,但實際上,我們常常聽到不少學校為 TSA 操練學生,增加學生、家長及老師的壓力。為甚麼教育當局聲稱為低風險的考試,會令到學校以「高風險」的方式處理呢?某些學者為 TSA 護航,將責任歸咎家長及學校,更甚者分化家長及學校,要求學校公布操練 TSA 用的練習和時數以供家長監察。這些建議不但使教師的工作壓力百上加斤,為弱勢學校添上標籤效應,更進一步扭曲了家長與學校的合作關係。正如梁紀昌校長所言,若當局沒有誤用甚至濫用 TSA 作為學校重要的業績指標,學校又怎會及早預備各種 TSA 練習本及測驗卷,無奈地將教學目標轉移至以 TSA為中心、為 TSA 達標而努力呢?另外,現時在小三、小六及中三進行的 TSA 是全民皆考,這究竟是否必要呢?

抽樣進行系統評估

各國在國家系統評估的取向和方法上差異很大,然而他們的評估對象卻很相似。在日本,這種統一考試不涉及三年級的學生而只是面向六年級和九年級,且從2007年起只抽出部分學生參與。韓國的系統評估則自2000年只抽樣了0.5%的六年級、九年級和十年級學生,到了2008年改為覆蓋三個年級的所有學生,因而引起極大的爭議。

TSA 作為系統評估,主要目的應該是讓當局掌握全港學生的基本能力,藉以調整教育政策,而不是了解個別學校的情況,故此這類評估只需抽樣進行。由於對學生學業進行普查的成本太高──包括對學生、家長及學校造成不必要的壓力,因此抽出具代表性的學生參與評估即可。例如國際評估 PISA 過去六屆均以學校類別及收生學業水平為抽樣框架,每屆只需抽取150間學校,再在每間願意參與的學校以隨機方式抽取30-40人便可。

立即取消小三 TSA

有學者以為 TSA 原意是為整體學生提供評估回饋,故此不可貿然取消。可是,這個原意已經與實際的用途背道而馳,小三 TSA 的誤用已經導致小一生深受其害,曾經有家長對我申訴,他們根據學校書單為 TSA 購入的練習本竟近20本,學童們還要應付模擬試題。不少教育工作者已表示這樣操練實在違背了「教學育人」的專業理想,對初小的孩子而言實在過分嚴苛了。教改不是要培養學生閱讀的興趣嗎?不是要培育他們自主學習的能力嗎?有小學校長及老師對我說:「小一開始操練 TSA 是扼殺了孩子的閱讀及自主空間,甚至是學習興趣。」筆者最近在澳洲參與一個有關閱讀的會議,其中一位與會者分析誤用評估結果對小學生閱讀興趣的傷害:「當孩子閱讀是功能性地為了『達標』,而不是『享受書中意境或生命的交流』,閱讀對孩子就再沒有自足價值了。被視為『不達標』的孩子對閱讀頓失能力感,故而再無興趣翻閱不同類型的書刊。」教育當局看着孩子在過度而嚴厲的操練中受到傷害,卻堅持高舉個別學者的言論把問題歸咎家長及學校以為自己護航;情況猶如一個母親看着自己的孩子中箭受傷,卻不動手把箭拔出為孩子止血療傷,反而偏聽少數不顧孩子死活的專家一味把責任卸予其他人,教育當局又怎可對仍在中箭的孩子如此不負責任呢!

現在正是檢討 TSA 的適當時候,粗暴地把責任推給家長及學校,其實無助解決問題。為了將背道而馳的 TSA 拉回正軌,讓它發揮原意中的作用,教育局應該立即取消小三 TSA,以減輕系統評估對初小學生乃至學校造成的衝擊和壓力,更要善用現存已有各種形式的監察學校系統的數據(例如整體性的外評、內評及抽樣而為學校保密的國際評估),小三 TSA 的縮減並不會削弱整個教育監察系統的運作和效能。我們期望評估制度能不斷改良,令學生能真正得益。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