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芬蘭學校(Pixabay)

芬蘭人認為幼稚園的主題是玩,是生活學習,不是上學做練習,所以幼稚園沒有功課,沒有學術課程,和學校是兩種不同的概念,這和香港,小小年紀便不停的學習很不同。

作者﹕海星 (2016年8月6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在歐洲,芬蘭是一個小國,芬蘭總人口比香港還是要小,只有五百多萬人,但國家總面積卻比香港大很多。芬蘭從俄羅斯獨立出來,也快100年了,沒有悠久歷史文化背景。位處極北之地,氣候冰冷,陽光溫暖的夏天很短,寒冷黑暗的冬天佔據更多的日子。但芬蘭教育聞名世界,在各項世界性的評核結果,均位居前列,成為各國爭相拜訪參考的教育大國。自然學校今年參加了第二十四屆的國際民主教育年會(IDEC2016),主辦單位特別安排了學校參觀,讓我們能近距離一暏芬蘭教育成功之處。我們在三天內,分組拜訪不同學校,由幼兒到高中,有藝術或音樂為主題的學校,有一般的小學,也有小型的幼兒園。

學校水平讓人讚嘆

六月一日,經過十小時的飛行時間,我們早上六時抵達芬蘭,前往住宿的青年旅舍,和主辦單位的義工會合,安排好房間,便立即參觀第一間學校了,那是一間音樂高中,是芬蘭數一數二的名校,名叫 Sibelius high school,Sibelius 是芬蘭有名的音樂家,為芬蘭獨立於俄羅斯,創作了一首名單「Finlandia」的名曲。學校校舍是一棟古老的建築,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到處都能保留這種古老建築,感受到芬蘭人尊重歷史文物,保育工作做得很好。

接待我們的老師,帶我們吃午餐,那天知道我們到訪,還特別安排了素食,真的很感謝他們的安排。在飯堂和學生共用午膳,或行經的公共空間,都能發現學生三三兩兩的,在認真的討論音樂,或在走廊唱歌玩音樂,在學校樓梯的牆上或轉角,均能看見學生畫作,甚至似乎是功課的分子結構圖。

老師簡介學校的理念和歷史,帶我們欣賞一個舞蹈的創作表演的練習。只見三組同學輪流上台表演,每一組都盡力演出,很是精采。然後是合唱團的練習,由一位老師指揮帶領,練習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期間,見老師不時糾正同學,指揮專業認真,但不失風趣幽默,不時說支持學生改進的說話。總結這學校,予人水平很高,學生已達專業的水平,要獲錄取入讀,應該不容易吧!

管轄井井有條,校長坦誠分享心得

第二天,我們去了市郊的 Karamzin school,是一間小學。學校安排了很多分享,全程還有學生代表陪伴。我們分成兩組,輪流去參觀,我們首先去看一個用甲蟲機器人的課堂,孩子用簡單的程式編寫指令,讓甲蟲依指示,在一個方格坐標圖內,走到指定的方格內。然後有三個小五學生,分享他們在學校的 student council(學生議會),全校共有28位委員,都是由學生一人兩票選出,議會成員要做什麼工作等,只見孩子勇於站在台上發言,似是有訓練而來。然後,由一位老師分享學校的自然課程 Ecological trip(生態戶外探究學習),內容有水質研究、觀鳥、行山等提高學生的環保意識的課程,老師分享他們是如何設計,及一些實踐經驗。最後,校長在集合兩組人的時候,分享了芬蘭的教育,升學的途徑,和學校正進行的 anti-bullying program(反欺凌計劃)。校長老實說他們學校的確有欺凌事件,還特意請一位老師向我們介紹怎樣推動這計劃,分享團隊合作的教學活動,怎樣帶領學生,從中了解自己的情緒到合作的重要性。欺凌是真是一個敏感的話題,常令家長憂心。但校長很自然坦誠,不加修飾和掩飾地分享學校的處理方法。亦坦白地說最近學校有兩個家庭正處於欺凌和被欺凌的事情中,希望學校站在他們一方。我也好奇,芬蘭學校的欺凌事件是不是很多,或很嚴重嗎?需要學校特意設計教學計劃來回應問題,我問過一位芬蘭的朋友,他表示在小學還好,但在中學比較嚴重,所以學校才正視這問題。

參觀過程,學校細心的安排,讓我們這些外來人,感受到很充份的準備,同學的表現也很洽當,又不會給人過份修飾的感覺。最開心是看見小息時,孩子們在操場裏玩耍的歡樂景象。學校操場範圍頗大,操場有一個很高的攀爬架,是由繩索連起來,像一座尖塔,有兩層樓那麼高。在管理主義及責任主導師的香港,這種攀爬不會在香港的學校出現,其至小時候玩的那種,正正方方的攀爬架,也絶跡於香港的公園遊樂場多時。

操場內有一間小屋,內有很多康樂及體育用品,兩位女同學坐在門口,為借用的同學登記,我問他們是輪流擔任這工作嗎?她們表示自己主動要求做,也很喜歡。我在操場又跟三位小六的同學聊了一會,上課鐘聲響起了,她們便跟我道別,表示要去上課,芬蘭學生似乎都很守規矩和有禮貌呢!下午一時多,便下課了,孩子們陸續離開校園,也有部份留在學校玩,能這麼早放學,應該有很多自由探索的空間呢!我小時候也是半日制的,放學還有很多時間玩呢!

從小培養,學會接納不同

最後一天學校參觀,去了一間小型私立英文幼稚園 Kindergarten Alppiruusu,芬蘭的母語是芬蘭語,這種以英語授課的學校,算是國際學校了。學校只有三個班,每班約八人,最初感覺很簡單,佈置也有點隨意,校舍很小,環境不算是很好,牆壁貼滿同學的功課作品,也有不少學校的理念標語。抵達的時候,剛好是午餐時間,老師堅持孩子要專注在食物上。幼稚園老師不多,但不同膚色的人都有,感覺能照顧學生多元文化的需要。這家幼稚園,感覺就是讓我們看最真實的校園生活,沒有特別安排,只是讓我們自由分組,到不同的班級觀課,而我們亦能隨意走動,到不同的班級觀察,相信是一份信心,在支持老師的工作,這裏不是討人喜歡的學校,但看久了,又有一種回到自然學校的親切感。

後來有一位家長來分享素食,她很欣賞這間小型幼稚園,教師會接納孩子有不同的飲食習慣,盡量配合。因為學生人數小,老師很關心和照顧孩子不同的需要,我想最重要的是心態吧!能讓這毫不起眼的學校,吸引家長送孩子來上學,不是裝裝外表,粉飾校園便做到。

最優秀教育,不是浪得虛名

芬蘭被譽為最優秀的教育系統。但這位家長認為教育體系裏的學生,被教導得太聽話,紀律太好,缺乏創意,所以送兩個孩子來這裏上學。午睡過後,便去公園玩,老師在旁守望,四五歲的小孩子在攀爬,有一個學生吊在攀爬架上玩,沒有人說危險,有一位同學躺在沙地上,也沒有老師上前制止,孩子們能自由自在地玩。這大概是香港和芬蘭的文化差異,我敢說,這些學生的玩樂行為,不可能出現在香港的幼稚園裏,老師家長下意識認為是危險和骯髒的,想必制止。最後,在芬蘭人們認為幼稚園的主題是玩,是生活學習,不是上學做練習,所以幼稚園沒有功課,沒有學術課程,和學校是兩種不同的概念,這和香港,小小年紀便不停的學習很不同。

三天學校參觀,最難忘是那小小的幼稚園,和那家長的對談。教學不需要華麗的設備,完美的課程,但一顆真誠辦學的心,更形重要。與家長的一席話,發現芬蘭對我們外來的人,總是帶着美好的想像來到,但在地的人,也有他們自己關心的事,是芬蘭被譽為最好的正統教育系統也辦不到的事。所以,少數的芬蘭人,正準備開辦民主學校,以回應自身的需要。這次讓我更相信,能接納多元價值的教育體制,比能包攬一切的中央課程,更切合不同人的需要呢!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