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創新,需要不同學習體驗,所以台灣提出「雜學校」的策展計劃,今年已是第二屆。

不太乖教育節的成功,讓家長教師反思,並且接納孩子可以不太乖。雜學讓學習不再停留在只有四面牆的教室,可以是世界任何一個角落。

作者﹕海星 (2018年2月10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圖片:作者提供

一般的教育展,都是海外升學,介紹學校的展覽。然而,今年十月,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去了台灣參觀了一個與別不同的教育展覽──雜學校。

不太乖教育節

這要由「不太乖教育節」談起,兩年前的2015年,一位藝術創作工作者,他叫地瓜老師,小時候成績已經很好的他,又喜歡畫畫,因為渴望成為藝術家,考大學時,毅然放棄父母的期望,做了一個不太乖的選擇,甚至不惜違抗父命,沒有去考師範學院,卻設法考進藝術大學。上了大學時,又被老師挑戰:「想當藝術家,那便要去試試裸奔。」他想也不想,便找個朋友一起接受挑戰。要成為藝術家,豐富的生命經驗,成了創作的泉源,而所謂豐富的生命經驗,便是不怕失敗,勇於嘗試各種跳脫一般規則的事情,就是要不太乖,以獲取與別不同的體驗,累積更多創作經驗。

大學畢業後,地瓜老師開始工作,儘管還不是夢想中的藝術家,但還是從事創作有關的工作。但有了孩子後,他很困惑,究竟孩子長大了,將要面對一個怎樣的世界?他要教他什麼?於是他開始進入敎育的領域,在2015年,不惜工本,也要獨力出資,開辦了「不太乖教育節」,開始時民眾的反應,還不是太踴躍。後來憑一段老師檢查書包的短片走紅,短片內容是老師發現孩子藏有不合校規的物品,而要罰站,但物品都和孩子長大後的事業有關,例如書包有洗髮水的學生,長大了變髮型師;有食物的學生,長大了變廚師。短片暗示老師罰站等於打壓孩子的熱情,而孩子的熱情,極有可能成為孩子的終身事業。教育究竟是要激發孩子的熱情,還是只有學業成績論成敗的升學主義?短片啟發社會大眾,在學校生活中的共同回憶,結果很多人也拍一張罰站的照片,上載到社交網站,把教育節推上人氣展覽,成就這一次不一樣的教育展覽。

去年,我因為和地瓜老師同台演講,一齊獲邀在香港「不一樣的教育節」分享教育經驗。他表示經過不太乖教育節的成功,讓家長教師反思,並且接納孩子可以不太乖,打破傳統單一價值的同時,那不太乖以後又可以怎樣?他認為要「立」了,是建構新價值的時候了。於是他分享「雜學」的概念,以他的成功的經驗,認為今天社會已不能只靠單一技術便保證能成功。作為藝術創作者,他作品要能和大眾溝通,要溝通必須了解社會,找出能和大眾共鳴的內容。舉例要拍一個短片,不單具備拍片的技巧,還要有社會分析能力,當然還要有行銷的的基本概念,他認為這就是雜學。

筆者(右)今次參觀碰見了地瓜老師(左)。地瓜老師是藝術創作工作者,透過教育推行創新理念。

多元社會下的角色

一個人要有多元能力和角色,特別是在多元社會裏,每一個人在不同時候,都分別扮演不同的角色,他認為一世人只有一個角色,實在太少了。從前我只是一個學生,後來工作是一個老師,但今天我已是爸爸、丈夫、老師、校長、自然導師、專欄作家、演講者、輔導員、老師培訓等,要做好這些角色,只強調學科學習的學校教育,實在不能應付,持續的學習和人生體驗,非常重要。要做好校長的管理角色,還要帶領強調另類教育的自然學校向前走,實在不容易,也很吃力。在日常工作中,要敢於面對每天迎來不同的挑戰,不斷學習。我現在明白和理解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已不只是一個教師了,還需要管理好一間學校,更需要隨時面對媒體,否則應付不了正在做的事。

相反,今天香港多的是專家,但卻只關注專業範圍內的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因為學校只教會他們這些專業知識,人文關懷、社會學分析、統籌專案、行銷的能力等,不會在單一科系中學會。或許社會是需要分工鮮明,但一個沒有人文關懷精神、不懂民主理念、沒有歷史觀的領袖,能有前瞻性的願景嗎?能管理好公司嗎?傳統單一教育價值觀,能否應付未來的社會需要?

整個展覽實在太大了,人真的很多,關心教育的人也真的不少,包括筆者的朋友。

雜學校結合不同理念

教育創新,更需要不同的學習體驗,所以他提出了「雜學校」的策展計劃,今年已是第二屆了。雜學校可以是一間教學很雜的學校,也可以是很多不同理念的學校,讓學生有紛雜的選擇。重要的是,雜學代表破除傳統學習的疆界,讓學習不再停留在只有四面牆的教室,而可以是世界任何一個角落。

因為時間倉促,我未能參觀整個展覽,因為實在太大了,而且人真的很多,關心教育的人也真的不少。展覽除了主題館外,還包括德智體群美五育的展館,我最感興趣的是實驗教育館,在全人中學校友帶領下,我到了那裏,和熟悉的朋友碰面,過去曾參觀過的學校,也有參展,有全人實驗學校、清水小校、人文無學籍行動高中、自主學習促進會等。有認識的朋友,也有新的計劃,其中不少是由政府國民學校轉型實驗教育的學校,最令人難忘的,是由台北市政府支持的「台北影音實驗教育機構」,是開辦高中課程,校長為著名作家及編劇,提供學生有關影音,創作電影等創作空間及未來工作機會,讓有志的孩子,能有另類的選擇。

實驗教育館是筆者最感興趣的展館。實驗教育在台灣開始普及。

更另一意外的是,大學已開設「實驗教育組」,提供另類的升學管道,招收參與學校型態或非學校型態之實驗教育學生,還包括不具備學籍的在家學習的自學生。招收的大學不多,更不是知名的國立大學,科系選擇亦有限,但亦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不同的學習方式,不同的學校理念,已獲部分大學認可。

今次參觀也碰見了地瓜老師,和他聊天期間,不少人找他簽名,最令人感動的一幕,是有一年輕人帶着困擾的心情找他聊,地瓜老師也耐心和她談,鼓勵她要努力。一如地瓜創辦雜學校的展覽,為創新教育的人提供一個舞台,一個展現自己與別不同的舞台,也讓年輕人有一個產生另類觀念的機會,然後發現,自己並不孤單。

作者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