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學生參加電腦化評估協作解難,在電腦程式提供的模擬互動情景中搜尋和探索,從而解決難題。(灼見名家)

PISA 2015的電腦化評估協作解難共有52個國家/地區約125,000名學生參加。香港學生的成績名列前茅,協作解難能力位列第三。

作者﹕何瑞珠 (2017年11月25日於《灼見名家》發表)

「香港學生能力國際評估中心(HKCISA中心)」於11月21日公布「PISA 2015」電腦化評估協作解難(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的結果,分析香港學生使用數碼科技和網絡資訊以共同協作解難的能力,是本中心與OECD 在港同步為PISA研究公布的最後一個報告。下一屆的研究與本中心無關(見筆者於明報發表的〈TSA的誤用及PISA的危機〉,鑑於下一屆評估的招標書要求識別參與者(學校及學生)的身分,可能增加學校及學生不必要的操練壓力,危害數據的可信性,更違背個人的研究理念及操守,筆者決定拒絕投標及參與)。然而,過往六屆HKPISA 2000-2015的資料數據非常可靠,筆者會繼續作進一步分析。本文先分析香港學生在協作解難能力方面的表現,下文將探討現時香港特別關注的欺凌問題。

PISA 2015的研究結果已於去年12月公布(即以電腦評估學生的閱讀、數學和科學能力)。中心於2015年4至5月期間,以隨機抽樣方式,邀請了就讀於138間中學1,600名15歲學生參加電腦化評估協作解難,在電腦程式提供的模擬互動情景中搜尋和探索,從而解決難題。中心亦要求學生家長和學校填交一份有關背景資料的問卷。

研究結果

PISA 2015的電腦化評估協作解難共有52個國家或地區約125,000名學生參加。香港學生的成績名列前茅,協作解難能力位列第三(圖表1)。香港學生的平均分為541分,稍遜於新加坡(561分)及日本(552分)學生,與韓國(538分)、加拿大(535分)、愛莎尼亞(535分)及芬蘭(534分)分數無顯著分別,比其他華人地區包括澳門(534分)、中華台北(527分)及中國四省(496分)為佳。女生的協作解難能力均較男生為佳;香港女生較男生高出36分,達顯著水平。本地學生協作解難能力顯著高於第一代及第二代移民學生,差距為18及11分。

協作解難能力的級別共分五級,第四級為最高能力級別,第一級以下屬最低能力級別。香港學生達到第四級水平的有13.0%,高於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OECD)的平均百分比(7.9%),但低於表現較佳的新加坡(21.4%)和日本(14.0%),稍高於韓國(10.4%)(圖表2)。

學生對協作解難的態度

PISA 2015學生問卷量度了學生對協作解難態度的兩個維度:一、重視關係(Valuing relationships)及二、重視團隊(Valuing teamwork)。香港學生重視關係指數為-0.04,而重視團隊指數為0.05(圖表3),不及同樣成績優異新加坡及中華台北。整體而言,香港學生對協作解難的態度與OECD平均指數相若,但與其優異的成績比較,香港學生的協作解難態度只達一般水平,在這方面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就性別差異來看,絕大部分參與國家或地區的女生較男生具更高的重視關係指數,但男生較女生具更高的重視團隊指數。香港男女生對協作解難態度的兩個維度均無顯著分別。

與OECD成員國情況相若,香港學生對協作解難「重視關係」的態度與協作解難能力呈正面關係(圖表4),尤其是學生自覺「我是一個好的聆聽者」、「我喜歡考慮不同的觀點」及「我會考慮別人感興趣的事」,其協作解難能力更高;可是香港學生對協作解難「重視團隊」的態度與協作解難能力呈負面關係,尤其是學生自覺「我發現團隊工作能提高我的效率」,其協作解難能力愈低。由此看來,協作解難的態度上,能真誠欣賞多元觀點比借助他人的功利態度更為可貴。

家庭及家長因素

家庭因素方面,家長在子女年幼時為其安排科學活動、現時與子女的聯繫溝通,以及給予子女情緒上的支持,均與子女的協作解難表現息息相關。家長在子女約十歲時為其安排科學活動(例如觀看有關科學的電視節目),對其協作解難表現有正面的影響。此外,家長與子女的聯繫溝通愈多(例如與子女閒談),及在情緒上給予子女更多支持(例如當子女在校內遇到困難時予以支持),子女的協作解難能力表現愈佳(圖表5)。這些家長參與的影響與2016年公布的科學能力表現十分一致。

整體而言,香港在基礎教育階段,培養學生的協作解難能力成績理想,可是在培養學生那份「包容異見、欣賞異己」的協作態度上,仍是失衡而有待改善,這仍需家校合作共同努力。

PISA背景資料

由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策劃的定期跨國研究「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簡稱PISA),每三年進行一次,旨在了解15歲學童的基礎能力和影響他們學習的因素,並評估及比較參與國家和地區的教育成效。

作者的其他文章